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最强地师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想被人打死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不想被人打死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极品小农场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奥特曼战记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在这异界他域之中,两个都是出自黄城市的天才人物,本该惺惺相惜,彼此欣赏,可却阴差阳错的,彼此敌对,直至发展到刀兵相见的程度。

    秦远听到涂山,或者说是纪山的话,一阵腻歪,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将兵刃从他脖子上拿了下来,将谢青芒扔在了地上。

    “多谢秦供奉不杀之恩!”

    谢青芒怨毒地看了秦远一眼,拱手道谢,声音中冰寒之意如塞北冷风呼啸。他本不愿在这种时候,用这种找死的语气说这些,但心头的愤怒与耻辱实在无法抑制,没有忍着残躯向秦远展开攻击,便已经是他最理智的行为。

    “不杀之恩仅有一次,下次如果我心情不好,这把杀头刀可能就不是浅浅尝上两小口鲜血了,它一定会痛饮到畅快。”

    秦远笑呵呵看着谢青芒,摇晃着葛志英的那把古怪兵刃,雪白的锋刃之上几滴鲜红液体洒落,落在谢青芒脚边的青草之上,像是盛开的腊梅,但更像是在对其发出赤裸的嘲讽。

    谢青芒呼吸骤然变得粗重,胸口剧烈起伏,拳头捏的“咯吱”作响,双目之中似是燃起两道火焰,直欲冲出,将秦远焚烧成渣。

    “怎么,不服气对吗?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我们来一次公平决斗,既分胜负,也分生死,谢执事,有没有这个勇气让咱们的人生波澜壮阔一把?”

    秦远蹲下身,拍着他的脸颊,模样倨傲到了极点,也可恶到了极点,近乎是在侮辱谢青芒,“你可是四象商会花大价钱培养出来的合道境高手,兄弟我就是一个泥腿子走野路子的辟谷境,你的优势很明显,千万不要让我瞧你不起,更不要让诸位道友瞧你不起!”

    谢青芒握紧的双拳缝隙中有粘稠的鲜红液体流淌而出,那是因为用力过度而指使指甲刺入手掌所流出来的鲜血。

    他的胸口起伏更剧烈,腮部的肌肉~根根支棱而起,甚至一些人都能听到他后槽牙磨动的声响。

    在之前的三日三夜中,秦远是绝对的视线焦点,可是一切结束他再一次成为众人视线中的焦点。

    只不过之前许多人对其眼红的同时,心中的那抹敬佩之情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否认的。

    可是现在那股敬佩却被另外的一种愤怒情绪所取代,杀人不过头点地,在很多人看来秦远这么做着实过分。

    “大人,他灵力消耗殆尽,已是强弩之末,战上一场又如何?”谢青芒最贴身的那名侍从忍不住说道,他是谢青芒的属下,秦远拍着谢青芒的脸,却像是在狠狠扇他的耳光。

    谢青芒猛地站起身,双目如火地瞪着秦远,双唇开启,一个“好”字即将吐露,可是不知为何,他的身子猛地一震,额头上忽然渗出细密汗珠,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苦笑一声,道:“秦供奉天赋横溢,修行扎实,我老了,不是对手,不用战也知道必输,我为刚才的得罪之处道歉。”

    说完这句话,谢青芒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干瘪下去,带着些颓然之色,转身往山下踉跄走去。

    他身边的那些随从以及三位地理师傅,或是愤怒,或是鄙夷,也有带着些复杂目光的,看了秦远一眼之后,便跟在谢青芒身后,缓缓离开。

    直到他们走出去很远,秦远的目光还是没有收回来,一双眼睛仿佛也跟着他们远去。

    “你很想杀他?”纪山站在秦远身边,看着他那愤怒不甘的样子,颇感好笑。

    秦远收回了视线,摇摇头,道:“说句话装逼的话,既然他在我如此挑衅羞辱之下,在我如此疲乏劳累之下,都不敢应战,那么此人心意已败,连心都败了的人,我岂会在乎?”

    秦远咋摸着嘴,想着小说中牛人的做派,说出了这番话,但紧接着又苦笑道:“可世间哪有什么心意败不败,哪怕今天败了,明天又会死灰复燃,谢青芒是个狠人,越是如此隐忍,日后的报复便会越疯狂,所以我很想杀了他!”

    “那为何不杀?”纪山笑着问道,老人看到后生总会多嘴一些,况且这位后生还是一位很有意思的后生。

    秦远看了他一眼,道:“那还不是你让我放下的?我一路行来,对您老人家敬佩之情如滔滔江水,您让我怎么做,我当然便怎么做。”

    纪山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怒道:“你要是这般尊敬我,在来的路上便不会有那么些的铁拳招呼,老夫这把身子骨都快被你拆了!”

    “那才是对您的尊敬,遇到尊敬之人,才会全力以赴,若是不那么尊敬,怎么会有花那么多力气,那么心思?”

    “哦?这么说老夫还真应该高兴了?”

    “高兴是应该的,不过我觉得您更应该拿出长辈对晚辈的爱护,我去弄死那谢青芒,四象商会追究起来,您应该像老母鸡护崽一样护着晚辈!”

    秦远看着纪山,十分认真又十分诚恳地说道。

    纪山深深看了他一眼,嘴角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转头便走,绝对不跟这货掰扯,更不上他的恶当,他又不傻!想用这种低劣手段骗他的人才傻!

    “秦先生,您如果肯加入我三奇门,那我们便是一家人,或许我们可以提供一些帮助。”又有一道声音响起,那声音清丽悦耳,如枝头黄鹂脆鸣,煞是好听。

    秦远听到这个声音,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这位带了面具的清秀女子,笑道:“我倒是很想,可就怕加入三奇门之后便没了性命。”

    “秦先生何出此言?难不成我三奇门还是龙潭虎穴不成?”秋玄月冷冷地看着秦远,神情之中似是有些不悦。

    秦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三奇门肯定不是龙潭虎穴,可是有些虎狼之辈却眼巴巴瞅着您,若是要别人知晓了一向对男人不假辞色的墨秋水门主,忽然生拉硬拽一个男人进门,那还不得眼热记恨之下,群情汹涌激愤,打的我半身不遂小命灰灰?”

    秋玄月愣了愣,柳叶长眉微微一挑,也是转身而去,她也不愿意跟这货瞎掰扯!

    秦远看着那两个快速离去的背影,愤怒吼道:“这算是什么态度。礼贤下士懂不懂?话说就算是钓鱼,也要放点鱼饵吧?诈骗犯在坑老头老太太的时候,还会给点甜头,许下一大堆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呢。”

    ……

    毕方羽翅化为晶尘而去,横亘此地的九曲黄河阵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很多修者在可惜之余,也有些感慨,总要在此处好好观瞧上一番,而且那地上还有许多秦远没有收起的晶尘,一些不死心的修者捡了起来,正在对着阳光仔细查看。

    这两件事情都是秦远做的,他自然不会在此伤春悲秋。

    在纪山和墨秋水快步离去之后,秦远便带着麾下几人一起跟在他们身后离开。刚才与墨秋水开玩笑,三奇门肯定不是龙潭虎穴,但眼前这座山上却有可能是龙潭虎穴。

    他已经因为宝物而被许多人盯上,在灵力几乎全空的情况下,可不想被他们群起而攻之,所以哪怕那纪山和墨秋水再快步而去,秦远等人还是紧紧跟随,就像是脑热的追星族追逐着喜爱的明星,不给签名合照绝对不离开。

    离开了人群,找到一处僻静地方安营扎寨,吞下几枚地灵丹,灵力稍稍恢复一些,便让大山送给涂丘一块毕方羽翅。

    毕竟在最后的危急关头,若不是纪山出面,将悬在秦远头上的那些法宝兵刃捏成废品,他也不可能轻易脱身,这等恩情还是要报答的。

    而且他更不想欠人情,这东西一旦欠下一分,日后定然要数倍还之,而且秦远也不想让他们拿着这等小恩小惠来说服自己加入三奇门。

    虽然这很有可能是他的小人之地度君子之腹。

    墨秋水那从外满看起来不甚很大,可里面却是雕栏玉砌,小桥流水的帐篷之中,纪山,海展柜还有墨秋水三人坐在一张白玉桌前,桌子上摆放着一块盛放在木匣子之中的血肉,正是秦远让涂丘送过来的那一块。

    涂丘站在一边,对自己的老爹还是没有好脸色,纪山瞪着眼睛问了一遍,得知秦远并没有什么话留下,气哼哼挥挥手将自己这不省心的儿子打发离去。

    “小姐,此子野心不小,想要收服恐怕还真要多花些心思。”纪山苦笑着说道。

    墨秋水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神情极是淡然,似是并未因为之前秦远的打趣而又恼意,看起来恬静淡雅,但却给人极大的距离感,似是一朵盛开在薄雾之中的芙蓉花,想要看清,却总是有着一道淡淡的雾气阻隔。

    海掌柜看着那块足有十斤重量的毕方羽翅,手指在桌面轻轻敲打,道:“这小家伙完全可以独吞的,可还是送来了,恐怕就是不想与我们有太多瓜葛牵扯,用它来还我们的这份人情。”

    墨秋水听着两位老者的话,忽然灿然一笑,道:“他不想与我们有瓜葛那就真会没有瓜葛吗?我说过,沐家丫头做不到的事情,我偏偏要尝试一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