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王爷你往哪里跑 > 第300章 凌安黎你闹鬼呢?

第300章 凌安黎你闹鬼呢?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天唐锦绣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青谣自己老老实实的睡在了里边,独孤予勉为其难的在床的最外侧躺下,恨不得半边身子悬空那种的。

    然而他似乎对自己潜意识里对秦青谣的依赖和亲昵一无所知,睡前躲得再远,睡着了还不是自觉归位。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睁眼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已经滚在了最里边,秦青谣窝在他的怀里,跟只小猫一样,被他紧紧的挤在自己和墙壁之间。

    他自己右手圈着秦青谣的腰,左手大臂被秦青谣枕在脑袋底下,小臂还一直曲着垫在她脑袋后面,避免她脑袋靠着墙会冰着她。

    独孤予睁眼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逃离‘犯罪现场’,然而他胳膊在秦青谣脑袋底下,拿出来她肯定会醒的。

    独孤予实在是有些抗拒这么近距离的与人接触,定了定神,用左手小心翼翼的托起秦青谣的脑袋,然后把自己的右手解救出来。

    快要成功之际,秦青谣不舒服的蹙了蹙眉,没有睁眼睛却顺着他的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在他唇角亲了一下,趴在他胸口嘟囔了一句,“不想起。”

    然后又呼呼大睡,跟头猪一样。

    独孤予,“……”

    你不想起我想,可不可以不要趴在我身上?

    独孤予推了她两下,可是没有推动,刚准备使劲儿,就想到自己拉她一下就把她手臂给拉脱臼了,万一用力一推把她脖子给拧断了怎么办?

    这么点小事,倒是也不用杀人灭口什么的。

    独孤予非常郁闷的看着趴在他胸口睡得安稳的小女人,她倒是一点没在怕的,为什么?他不是很让人害怕很招人讨厌的人吗?

    轻轻碰她一下,就废了她一条胳膊,她为什么不害怕?为什么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往他身边凑?

    独孤予看着秦青谣安稳的睡颜,不知不觉就放松下来,然后打了个呵欠自己睡了个回笼觉。

    俩人大头觉睡得安稳,王府却被一群不速之客炸开了锅,凌安黎可以说是非常有信用了,说今天来就今天来,天不亮就张罗着下山,好像生怕耽误了吉时似得。

    所以说,当她带着一个嬷嬷四个丫鬟四个侍卫一共十个人来到武凌王府的时候,这王府里的二位主人还在梦里呢。

    门房一看郡主这么大阵仗,也不敢怠慢,赶紧先把人请进正堂,然后去找管家。

    郡主一个女客人,又是身份尊贵的皇亲国戚,管家自己不好往跟前凑,就派了昕儿姑姑去招待,自己火急火燎的去后院请二位主子起床。

    说起来这郡主也真的是太不会挑时候了,他们家二位主子今儿好不容易和谐的睡个懒觉,下人们都没忍心去请他们起床吃饭,结果都被安黎郡主给搅合了。

    “王爷、王妃,您二位起了吗?”

    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独孤予刷的一下睁开眼,就看到一屋子亮堂堂,然后他猛地坐起来,直接把还趴在他身上的秦青谣给掀开一边,脑袋磕到了床板上。

    “啊……”秦青谣一声痛呼,捂着脑袋泪花都出来了。

    “独孤予你干什么!一早上起来就打我,我怎么你了!”

    此时的秦青谣并不是像昨天那样干嚎找事,她是真的特难过,趁她睡觉的时候打她的头,这是要谋杀啊!

    独孤予看到秦青谣泛红的眼眶,自知理亏,可是他当时也真的是没有想太多,动作太猛了而已,他不是故意的。

    说起来,他当时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还趴着一个人?

    “你没事吧?”

    “有事!”

    “那……我去叫胡军医给你瞧瞧。”独孤予说着就要下床,那个逃命一般的架势,真的是快把秦青谣给气笑了,说句对不起能难死你!

    门外的管家隐约听到里面二位主子吵吵闹闹的,满脸都是老父亲的微笑,不怕他们闹,越热闹越好,哪天他们王府里要是安安静静的,那他才要揪心死了。

    要不是如今客厅里还坐着一个来势汹汹的安黎郡主,管家还真不想打破这小两口之间培养感情的美好氛围。

    “王爷、王妃,安黎郡主来了,奴才问她有何事也不说,只说要见王爷。”

    独孤予匆匆忙忙穿衣服,此时都已经日上三竿了,他竟然赖床,简直丢脸!

    秦青谣听这话更生气了,凌安黎?她不人间蒸发了吗从哪儿冒出来的?肯定没安好心!

    再看看独孤予,“你衣服扣子都扣错了,那么着急去见她?几个月不见,想她了?”

    这话让独孤予非常的不舒服,“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或许我该提醒你一下,安黎郡主的平生最大志愿,可是要弄死我来给你做王妃呢,怎么样,感动不感动?”

    独孤予这才想起来赵靖寒说过,凌安黎差点弄死了秦青谣,是一个叫白芨的丫鬟救了她,可是她没死,白芨却死了……

    他看着秦青谣,在她微红的眼睛里,看到了明显的厌恶和丝丝的恨意。

    “我不是……”他刚想说我不是着急去见她,只是单纯觉得睡懒觉不好,可是话到嘴边他又不说了,他为什么要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

    他穿好衣服就出去了,气得秦青谣恨不得脱鞋砸他后脑勺上。

    “我倒要看看凌安黎到底想干什么!”

    秦青谣穿衣洗漱之后,直奔客厅,可是一路上总有下人来阻拦,她知道他们是好心,可是他们这幅模样,她就更加非去不可了好嘛!

    到了王府会客的正厅,只见独孤予黑着脸坐在主位,一脸哔了狗了的表情。

    而凌安黎……这里没有凌安黎,只有一个坐在独孤予旁边不远的客位上,穿着红嫁衣盖着红盖头的女人,什么情况?

    秦青谣走进去一把将那盖头扯下来,然后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凌安黎你闹鬼呢!”

    凌安黎画着精致的妆,可见是非常精心的准备过的,只是这一身嫁衣估计是临时在成衣店买的,美则美矣,却是不太合身。

    她蹙眉看着秦青谣,“有你什么事,滚开!”

    “呦呵,你来我家,还让我滚?是不是昨儿有头驴看你脸太大就当磨盘拉顺便踢了你脑子!”

    凌安黎深吸一口气,尽力维持着自己郡主的风度,“我不是来跟你这个粗俗的泼妇吵架的!”

    秦青谣走到独孤予身边坐下,跷着二郎腿拿起一个苹果啃,“看出来了,穿的跟唱戏的一样,你是不是听说本王妃这两天心情不太好,所以来逗乐的?”

    “郡主可真是有心了,开始唱吧,本王妃听着呢!”

    凌安黎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秦青谣的眼神,真的是恨不得一口咬断她脖子。

    “秦青谣,你就继续自欺欺人继续装眼瞎吧,本郡主今天来,就是要嫁给武凌王做他的女人,你反对也没有用!”

    “噗”秦青谣刚啃的一口苹果,还没来得及嚼就喷了出来,然后双手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笑的胃都疼。

    “郡……郡主,哎呦你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够了!很好笑吗?”

    秦青谣扶着桌子,好不容易直起腰,脸都要笑裂了,“好笑啊,能不好笑吗?这天下竟有女子自己先假装客人进到别人家,再现场换嫁衣强行嫁人的,你说好笑不好笑?”

    “哎呀,这样想一想,其实也挺美的不是,以后全天下的女子都可以效仿你,要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自己都能把自己给嫁了!”

    “还想嫁给谁就嫁给谁,运气好本事大的,能混进宫的,还可以嫁给皇上做娘娘呢!”

    秦青谣说完鼓了鼓掌,“你真是好棒棒哦!”

    她之所以猜测凌安黎是进门之后换的嫁衣,是因为她知道,若是凌安黎一开始就穿着嫁衣来,门房下人们就是当场死那儿,也不可能让她进门!

    别说她是堂堂郡主,只要是个穿着嫁衣的女性,都不可能有人允许她随便进自己家!

    秦青谣说完,不理会凌安黎的脸色,而是戳了戳独孤予的手臂,“你看看,这都是你女神做的好榜样,你以前的眼光可真流弊!”

    独孤予此时有种一巴掌拍死秦青谣的冲动,他什么时候有过什么女神?不过尽管不承认,他还是毫无障碍的就听出来,秦青谣是在讽刺林夏风。

    所以,那一巴掌终究是没有抬起来。

    “万一她后边还有十个八个女人有样学样怎么办?你说这王府是不是该扩建了,不然怎么住得下那么多人啊?”

    独孤予黑着脸不吭声,凌安黎却已经跳了起来,“秦青谣,你少在那里胡言乱语抹黑别人!”

    “我之所以嫁过来,是因为我爱独孤大哥,皇上旨意,老太君大丧期间不许有嫁娶活动,所以我才会出此下策,我愿意为了他放弃一切!”

    “不要用你自己那肮脏龌龊的思想,去衡量天下人!”

    凌安黎口中‘老太君’那三个字,成功让秦青谣脸上笑容全无,也顿时失去了所有戏谑的心思。  原来老太君的死,在你们眼里就是强行嫁人的契机是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