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245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第245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绝品透视眼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柳月望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和大多数人一样,柳月望习惯性地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倒也是,我一个大人都被吓的要死,要是吓坏了小朋友怎么办?刚才那附近有所小学的。”听刘长安这么一说,柳月望觉得也是这个道理。

    刘长安看了柳月望一眼。

    “其实吧,关键是它做的太逼真了,栩栩如生。”

    “确实。”柳月望跟着点头,她就看了一眼那个头,居然还会扯嘴巴笑,太可怖了。

    “那皮肤和真的一样,光滑细腻,连唇纹都十分细致自然。”

    柳月望悄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皮肤,然后觉得这并非自己身体最娇嫩的肌肤代表,也不以为意,她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一个机器人的皮肤做的再好,那还能和真人比不成?就算再光滑细腻了,也不是真人的皮肤质感。

    “给我的感觉吧,就像做了一个克隆人的壳,填充了机器人的材料,例如电子脑,营养液系统,机械骨骼,诸如此类。”

    “你……你什么意思?”柳月望吓了一跳,“你是说它是拿个真人挖了里边的脏器做的?”

    刘长安笑了笑。

    柳月望反应过来,白了刘长安一眼,这人居然想吓唬自己。

    “其实如果真做到这一步,需要的是人类整个工业文明的跃进,涉及到的是许许多多的专业领域的突破性技术发展,什么把一个真人的脑子和内脏挖出来填上电子设备做成机器人,现在还是属于恐怖科幻小说的范畴。”刘长安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欺负下柳教授是文科领域的专业。

    “真有这技术了,直接做成一模一样估计也是可以的,还用什么克隆人来当壳啊,这个太可怕了。”柳月望摇了摇头,这个确实是恐怖故事的设定,就算是克隆人,那长得也和正常人一样,又不是鸡鸭鱼的,给人一种同种族的感觉,“哪有人下的了这个手?”

    “当然有人下的了手。”刘长安对于这一点倒是很确定,“限制人类的永远只有科学技术水平,而不是伦理道德和人性之类的东西。”

    柳月望轻轻叹了一口气,尽管她反问了一句“哪有人下的了这个手?”但是对刘长安的论断还是有清醒的认识,三十多岁的人了,以简单善良的姿态过自己的生活,并不一定意味着对人类的阴暗面没有了解。

    刘长安的这些话还是让柳月望想起了一些往事。

    尽管原来有想过不再计较真相,不再去管他是不是那位“大叔”。

    可还是觉得,他要真是那位“大叔”,也不是很奇怪,毕竟是觉得限制人类的只有科学技术水平的人。

    他要真是那位“大叔”,戏耍自己女朋友的母亲,他可真是下的了手啊!

    罔顾伦理,没道德,没人性。

    柳月望深呼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再计较那些事了。

    “说到科学技术水平的发展,我最近在做一个课题,发现一直到十七世纪晚期,中西双方的科技水平……尤其是在军事科技水平上,其实还是并驾齐驱的。”柳月望掸了掸裙子,然后才发现自己的裙摆被坐的有些褶皱了,显露出圆润大腿曲线,她穿了一条薄薄的黑色打底裤,并不透肉,可终究感觉有些不合适,连忙抬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裙摆。

    眼眸流转,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刘长安倒是在专心开车,想起了安暖这醋坛子,要是她现在在这里,只怕又要埋怨柳月望不注意了,其实她这个男朋友还是值得信任的……柳月望从未发现刘长安有在偷偷打量自己,或者露出些猥琐的眼神来。

    柳月望决定了,不计较是不计较,但是不妨碍她在某些时候自然地和他聊一聊某些偏专业的话题,一个人的聊天习惯其实是很难改变的……例如他对话题兴趣的倾向性,他讲述细节和控制话题节奏的习惯等等。

    多聊聊,说不定他就露出马脚了……她也不是想追究什么,只是要心里有个底。

    “是的,我们常说弱宋,但是实际上真要单单说军事科技水平,却是在宋代有了一个强劲的突破,因此奠定了一直到十七世纪为止军事科技水平都没有真正落后于西方。这还是在宋代对武官压制,带来了不少军事技术发展负面影响的前提下。”刘长安遗憾地叹了一口气,谈起宋朝,犹自记得那时候的开封,夜晚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瓦舍勾栏,酒楼茶坊,笙歌不停,往往是通宵达旦,一点也不压于现在的城市夜生活。

    例如当时的东京马行街夜市的热闹程度,就远远超过了如今郡沙的任何一条酒吧街,或者不亚于最繁华的夜市。

    “宋代这个朝代颇让人一言难尽,不过你说的军事科技水平强劲的突破,我认为是在宋朝富足的经济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这种强盛的经济条件,哪怕是在种种不利于军事科技水平发展的条件下,也还是带来了突破……足以说明,经济发展的基础,决定了军事科技水平的发展速度与水平。”柳月望一边留意着刘长安的聊天细节,一边认真和他探讨,因为刘长安确实有这么个水平,能够给她的课题一些启发和帮助,“例如我们国家现在的军队建设,说是下饺子,其实还是在补课,但是要没有经济发展作为基础,都无从谈起,或者说脚步要放缓太多了,补都补不回来。”

    “你说的没错……宋代并非皇帝或者文官系统在用心推动军事科技水平的发展,这只是当时强盛无比的经济水平带来的红利。”刘长安侧头看了一眼柳月望,发现她正用认真而隐藏着琢磨什么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是想考究他,还是试探他?刘长安也没有刻意地中断话题,接着说道:“《铁围山从谈》有记载,那时候的东京马行街夜市:天下苦蚊蚋,都城独马行街无蚊蚋。马行街者,京师夜市酒楼极繁盛处也。蚊蚋恶油,而马行人物嘈杂,灯火照天,每至四更鼓罢,故永绝蚊蚋。”

    就是说马行街的夜市,人太多了,蚊子在里面飞来飞去,就被人呼吸间不小心都给吃了个干净,这个意思。

    “每每想起宋朝,我都会想起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念着这首词,柳月望的眼神从只纤细白嫩的手指上移开,落在刘长安的侧脸上,在这时候隐约有一种近乎确凿的直觉,众里寻他千百度?柳月望依然不动声色,淡淡地说道:“这首词很让现在的人喜欢,因为它勾勒了现代人对古代所有美好的感觉,仿佛那些时代就应该如此优雅而多情。”

    “有心栽花花不开……”刘长安及时打住,他真的只是有这么一种感觉,笑着道谢,“我今天一直没有确定应该给安暖设计的裙子,找一个什么样的主题。倒是你忽然念的这首词给了我启发,这首词正合适。”

    “可现在离元夕还早啊?”柳月望愣了一下。

    “没有关系,我元宵节约她,她穿着这条裙子,在灯火阑珊处等我。”刘长安不以为意。

    “可是这首词其实并不只是讲讲元宵节的热闹啊!你这个取意太随性了,它并不是一首适合裙子的词。”柳月望忍不住继续不满。

    “辛弃疾写这首词当然是有背景的,可是作品一旦写出来了,便有各种各样的解读,哪能必须如何理解?如此僵硬苛求诗词的本意,才是对诗词艺术的误读。”刘长安摇了摇头,并不认可柳月望的观点。

    “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谈你怎么理解诗词的本意,但是有一个地方你是必须要注意的。辛弃疾这首词里,那个没有随波逐流,享受这份繁荣的,站在孤独冷静之处的人,其实指的就是他自己,不满于此时的朝廷偏安一隅,还做出一片歌舞升平盛世的模样。这个灯火阑珊处的人其实是辛弃疾自己的投影,你用这个做主题,是意指你们的恋爱只是表面上的甜蜜,实际上你的内心依然孤独?”柳月望很不服气地说道。

    刘长安都有些吃惊了,难以置信地说道:“你是不是可以研究下众里寻他里的他是男是女,顺便可以扯到女权问题上去?你要不要再讲一讲王国维看这首词理解的三重境界,然后说这首词讲的是治学三重境界,提醒我们应该好好学习?”

    “也……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柳月望轻咳一声,知道自己也钻牛角尖了,可终究是觉得女儿女婿秀恩爱太频繁实在有些讨厌,指了指前方,“那个车围着北校区这边转了好几圈了,是要干什么?”

    “发现我们在跟踪了,不想暴露自己的目的地,或者只是在请示,等待下一步的行动指示。”

    “那我们怎么办?”柳月望有些糊涂了,刘长安到底是想干什么?这种状况有点像电视里演的一样,好人正在追踪坏人。

    “我先送你回去。”刘长安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安暖来查岗了,他拿着手机给柳月望看屏幕上安暖的名字。

    “别接,烦死了。”柳月望怕接通电话,安暖又胡说八道,眼不见心不烦。

    刘长安把柳月望送到橘园小区门口就下车了,并没有开进去,他下车以后就往前方径直走了过去。

    这里离苏南秀的那栋玻璃房子并不远,刘长安刚才也留意过,那辆厢式货车是在北校区周围的几条街道转圈,而它转圈的路径中心位置其实就是苏南秀的那栋玻璃房子。

    刘长安直接走了过去,速度不快不慢,原本以为那辆厢式货车应该已经完成任务,把机器人送到了玻璃房子里,却没有想到走近时刚好看见玻璃房子侧面的地下停车场打开了,厢式货车正在缓缓下沉。

    看来这个玻璃房子并不只是苏南秀在湘南大学学习生活的生活场所,也许还承担着某种基地的类似功能。

    刘长安想起了麓山山麓里销声匿迹的特斯拉生物研究所基地,当时自己和秦雅南也推测过那处基地应该是在地下,只是没有找到入口而已。

    眼看着那辆应该装着断了头机器人的厢式货车沉入地下,刘长安一抬头,却看到一个和机器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正站在地面上看着刘长安。

    是人,还是另一个机器人?

    刘长安走了过去,那个少女转过身去,走进了玻璃房子。

    刘长安也没有在意这是不是一个陷阱,走近玻璃房子以后,看到那少女转身走入的位置有一扇感应门,隔着门往里面张望,已经看不到了那个少女的身影。

    如果这个少女也是机器人的话,那这些长得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少女,到底有多少?如此水平的机器人还当真少见,就现在世界上出现过的各种仿真人机器人,没有见过这般水平的公开出来。

    刘长安原来和柳月望说过,真的做到把克隆人,或者人工培养的人体躯干,3D打印的人体器官,利用到机器人领域中,把生物组织和电子设备等等系统的结合起来,以目前人类的科技工业水平是无法达到的。

    其实就做到现在这样的机器人,刘长安想起了那个机器人脖颈断口覆盖的半透明液体……如果这些液体在机器人体内起到的是制造液体环境,甚至起到人体组织液类似的功能,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刘长安走近,感应门打开,刘长安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条长廊,刘长安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瞧着刚才那个“少女”的身影,随意前行,却听到了一阵人声传来。

    一些年轻的男男女女聚集在一起,脸上散发着意气奋发的表情,正在讨论着什么,他们身前正有两个机器人正在进行格斗赛表演。

    这种机器人看上去就正常多了,有轮子,有线路和电子元件暴露在外面,看上去像两辆玩具车。

    “我没有想到我们学校在机器人领域能够取得这样的好成绩,据说我校电器与信息工程学院的团队获得了暑假的世界机器人大赛中的格斗赛无差别1V1项目的一等奖?”

    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带着微微惊讶的喜悦,顿时让人听着就生出许多成就感。

    刘长安还没有正式和她见过面,但是听着这声音,看到那个走到了众人面前,身形娇柔的少女,刘长安就知道她是谁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