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钓鱼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极品小神医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芷筠安心的在锦衣卫北镇抚司的后院住下。

    陆家不放心,陆夫人还派了自己身边一个得力的嬷嬷来帮忙照看着。

    陆芷筠被保护的很好,倒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大名在京城已经十分的响亮了。

    虽然北镇府司的人没说到底看到嫌犯的人是谁,但是各家各户好奇之人不少,爱打听的更多。

    吴太医朝锦衣卫跑的忙,又是每次都被裴重锦的腰牌请走的,所以吴太医诊治的人就是被锦衣卫保护起来的人。

    只要随便打听一下便知道被锦衣卫护住的就是鸿胪寺陆侍郎家的大姑娘了。

    只可惜这陆姑娘在戏院失火的时候被熏了眼睛,目前尚不能视物,需要一段时间的治疗才能重见光明,所以暂时让嫌犯逍遥在外。

    大家都只当陆芷筠眼睛不好,所以画像没出。但是实际上,画像是在陆芷筠到了锦衣卫当日夜里就已经被陆芷筠给画出来了。

    陆芷筠画画极快,深得老疯子的真传,用几根极其简单的线条就可以将一个人的外貌特征勾画的惟妙惟肖。

    裴重锦已经下令自己身边的人拿着画像去暗中调查,之所以对外称陆芷筠眼睛不好,画像还不曾画出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那日春碧去追嫌犯,遇到了四人的阻挠,且这几人武功与身手都不错。若是寻常人家只是与当日去戏院的某个世家有仇大概是找不到这样一群人来当帮手的,只需在路上拦截便是,用不着做这么大,拖别人下水。

    若仅仅只是想破坏一出戏,花费这么大的人力物力似乎是有点过了。

    且戏院着火之后的第二天便有传言传出,说是戏院是被天谴之火击中,是因为戏文的内容犯了天怒。

    既然是犯了天怒,便是映射三皇子并非天选之人。

    当今齐宣帝春秋正盛,按说立储之事的确是可以暂缓,但是现在皇帝不着急,他身边的人着急,皇子们亦是一个个都长大了,该成家的成家,也都到了想要立业的年纪。这件事情很可能会再牵扯别的皇子进来。

    春碧与那几人交过手,对那几人的外貌亦是有所记忆。

    所以陆芷筠还根据春碧的描绘,将另外几个人的画像都一一的画了出来,一直到春碧觉得十分像了,这才罢手。

    所以这几日陆芷筠在锦衣卫压根就没闲着。

    消息散布出去之后,裴重锦也派人开始排查当日能从牡丹园进出的人。

    那日除了来看戏的豪门贵胄,还有各家随侍和亲卫等。这些人加起来数量就不低。且一楼尚有许多散客前来观看。不排除那些人会混在散客之中。

    牡丹园后院的围墙在半个月前莫名的倒了,所以牡丹园的老板近几日请了不少工人。桐油估计就是混在那些泥土,砖头还有油漆之中被运进来的。如今看来,那围墙忽然坍塌倒也不是什么偶然之事了。

    若是围墙不倒,桐油之类的东西想要混入牡丹园也有一定的难度。

    那些被请来的工人嫌疑最大。

    裴重锦已经将工头给抓了起来,让他将自己手下的人一一罗列出来。

    真是想要找凶手的错漏并不难,难得是抓住凶手背后之人。

    这一查之下,果然六个嫌犯就藏在工人之中,这六个人原本并非是工头的手下,是自己找上门来的。他们和工头说他们是从河间府来的,到京城来混口饭吃,在河间府便是帮人造屋的好手,因为他们要价便宜,其实工头已经挺上心的了,毕竟是帮人造屋这种事情,马虎不得,他还专门拿了这几个人的身份文牒去官府查询过,文牒都是真的。工头这才放心的用了他们。

    这些人是怎么进戏园子的已经查出来了,但是这几个人现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裴重锦派人去河间府查询,河间府之中的确是有这几个人的户籍,只是按照户籍记载,这几个人都已经死于几年前的洪水之中。

    死掉的人又怎么可能复生前来京城放火,所以有人用了这些死人的身份。不光如此,能从河间府将死人的户籍弄出来,河间府的府衙之中亦是有人与他们相互勾结。

    河间府恰巧就是二皇子云澈母妃娘家所在之地。

    云澈的母妃是宫中的淑妃,出自河间柳氏,柳氏虽然在名门世家之中并不算是出挑的,但是却是一直盘踞在河间府,从前朝开始,一直到现在都屹立不倒,所以即便人家行事素来低调,但是人家也有人家的立足之能。

    这个消息被人知晓之后,一片哗然。

    二皇子与三皇子暗中不合的事情朝堂上的人谁都知道。

    得知锦衣卫在调查户籍之事,河间府一个管理户籍的小吏忽然被人发现溺死在河间府的护城河之中。

    人一死,锦衣卫的调查便不能再躲在暗中了,毕竟将那小吏打捞起来的时候正是河间府的晨间,正是河间府打开城门的时候,那时候许多进城去贩卖东西的周边农户与小贩都聚集在城门口。

    这消息一传到京城,朝中的猜想就更加的精彩起来,这小吏一死,河间府的线索就断了,只是既然人是河间府的,又是死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叫人不得不朝河间柳氏身上去靠,隐隐有将矛头指向二皇子云澈之意。

    线索断了,那陆芷筠就变得尤为重要起来。

    现在不光是陆家的夫人和老爷巴望着自己女儿眼睛能早点好,就连朝中许多好事的大臣们都希望陆芷筠的眼睛赶紧好起来。

    更有甚者,在早朝的时候还会向陆大人打听她女儿眼睛的消息。

    这几日陆大人的风头出的也足,原本是个不起眼的鸿胪寺侍郎,现在倒是朝中之中无人不识,无人不知的人物了。

    陆芷筠一直在锦衣卫的北镇抚司住了五日,到了第六日,陆府派人前来,说陆夫人想女儿了,求问裴重锦能不能让陆芷筠回府与陆夫人一聚。

    原本裴重锦是不答应的,但是如今陆夫人怀有身孕,也没多少天就要生产了,若是这个时候拂了人家的意,让人家过度思念自己的女儿,出了什么事情,也是不好的。

    所以在陆夫人派人来问了两次之后,裴重锦终于松了口,答应放陆芷筠回家。

    裴重锦答应的时候已经是入夜十分,北镇抚司内灯火通明。

    “都准备妥当了?”裴重锦站在厅内,看着眼前的少女。

    “是。爷放心,这回一定妥妥的了。”春碧已经穿成了陆芷筠的模样,朝裴重锦一抱拳。

    裴重锦点了点头,再度仔细的打量了春碧一番。

    不错,春碧的易容术果然是看不出什么破绽来,除了身量之外,几乎与真的陆芷筠一模一样,那些人对陆芷筠也不过就是惊鸿一瞥,又怎么会知晓陆芷筠的身高。

    ”来回折腾了这么多次,消息应该已经散出去了。”裴重锦随手拿起了桌子上摆放着的茶杯,在指尖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你且再等等。继续拖延一段时间再走。”

    “是。”春碧点了点头。

    裴重锦这才放下了茶杯,“本座先行离开,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本座有事入宫去了。”

    “是,明白。”春碧再度应道。

    裴重锦并不多言,阔步而出。

    那些人对他是十分忌惮的,所以他要先走一步。

    若是那些人真的想对陆芷筠下手,这次便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了。

    即便他们不抓住这次机会也无妨,毕竟他有画像在手,即便是铲开京城的地皮一点点的找,也能找出端倪来。

    只是,那样找太费劲了,若是有人肯自己送上门来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