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鬼医狂妃 > 第六十一章 酒入愁肠

第六十一章 酒入愁肠

推荐阅读:夺舍之停不下来重生之欢喜人生头号炮灰[综].美食供应商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穿越三千位面青诡纪事星际养灵师重生军嫂是影后武神至尊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震惊,瞬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台上,乐曲也匆匆的停了下来,抬头望向那殿中的高座处,就惊见凤临烨已离开了座位正,弯身扶起险些倾倒在地的皇太后,旁边的宫女太监忙成一团,好不容易终是将皇太后扶了起来,然后扶着她去了后殿,留下一殿窃窃私语的亲王大臣们。

    听了凤临烨方才那一声急切的呼喊的老御医,提着官袍颤颤巍巍的尾随而上。

    见此,妃嫔们相视一眼后便急急的站起身,往后殿而去。那苏怜蓉自是不会甘愿落下。

    沈云溪看着那匆匆离去的人群,低眉想了想,然后站起了身,步子还未迈出,她的手腕却蓦地被凤轻尘拽住,那指尖,仍旧冰冷温度。

    “不许去!”他神情冰冷,说出的话坚定得不容他人反驳。

    沈云溪低下头,瞥了他一眼,道:“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我先去看皇太后。”他说完,沈云溪便径自挣脱开凤轻尘的桎梏,不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甚是决绝。

    凤轻尘虽只说了那简短的三个字,但这一次,她出奇的知道他阻止她的意图,可现在她不会留下来与他继续纠缠刚才的话题。

    他那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那意思她听得明明白白。

    他怎么能有那样的想法?想着他说那话时眼中所迸发出的冷意,沈云溪心下再次一沉,对他,注定是要失望的。

    他与她之间,自那一道圣旨开始就是错的。

    但,值得庆幸的是,她并没在他身上倾注感情,若是那般,对上他这样的人,她只有一个结局,那边是惨淡收场。现在,她或许,该是时候她提出离开的时候了。既是由圣意开始,那便由圣意来结束吧。

    而眼前,皇太后的病重便是给她一个向皇上提要求的机会。

    凤轻尘那原本就已受伤的手被‘嘭’的一声摔在了桌上,薄唇紧抿的看着那漠然离去的身影,搁在桌上有些发疼的手紧紧握起,指关节隐隐发白,好似在压抑着盛大的怒火。

    然后,转头就见景轩站在他身旁,唇边擒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凤轻尘冰冷的,一点也不顾及情面的说道:“滚开!”

    景轩很是无辜的耸了耸肩,揶揄的道:“滚?本公子可不会,要不爷你给本公子先滚一个来?”

    他话刚落,便觉眼前人影闪过,下一瞬,他的脸便结结实实的受了一拳,吃痛不已,脚下更是不稳禁不住往后退了两步无敌古树分身最新章节。

    殿中的其他大臣们瞪大双眼向这边看来,但碍于两人显赫的身份,又很快的收回了目光,好似没看见一般。

    景轩稳住脚步,抬头看向前面那似发了疯的男人,凤眸一瞪,道:“你要出手,能不能先吱一声!还有,就算挥拳头也不能冲我的脸啊,知不知道本公子是靠脸逍遥的!”

    凤轻尘好似没听见他报怨一般,淡淡的冷凝了他一眼,便又重新坐回了座位,说道:“坐下,陪我喝酒。”

    说着,将已经斟满酒的酒杯放在桌上,他则端起一杯酒,将那透明的液体一饮而尽,酒很烈,但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景轩本还想反驳几句,但看见他这模样,到嘴的话又吞了肚中。他抹去唇角的血迹,在凤轻尘身边坐下,拿起酒杯跟他又已经斟满的酒杯碰了下,仰头喝下,却在喝之前嘀咕了一声:“真是自作自受!”

    这话他虽说得轻,但凤轻尘却听了个清清楚楚,喝酒的动作顿了顿,目光落在此前在马车上她为他包扎好伤口的手上,手掌不由自主的微微曲起,指尖触碰着她为他缠绕的裙纱,似在流连那一抹已经逝去的温暖。

    景轩喝完酒,转过头正欲开口,就惊见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包扎的手掌,那深重的眸底,是一片让人心惊的暗色。

    下一秒,凤轻尘手中的酒杯应声而落,溅出的酒洒在他的脚面上,景轩一怔,然后就见他满面浓郁的扯掉缠绕在掌上的裙纱,瞬间,裙纱破碎在了地上。

    许是他刚才太用力,那原本已经没有流血的伤口瞬间又溢出了缨红的血迹,在通明的灯光下那般耀眼。

    “喝酒!”他没有给景轩询问的机会,拿起酒杯冷声道。

    景轩抿了抿唇,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一杯又一杯的酒被他灌下肚中。

    他的爱恨情仇他均看在眼里,可是,他忘了,有句话叫恨莫道有酒终需醉,酒入愁肠愁更愁。但,想想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暗自摇了摇头,举起酒杯仰头喝下。

    残酒从嘴角顺流而下,滑过下巴,最终流入微微开着的衣襟里。

    后殿,在凤临烨的帮助下皇太后在软榻上躺了下来,她面色苍白,软弱无力的躺在那里,昏迷中的她手仍旧护在腹部,潜意识的想抚去那里的疼痛感,嘴角还擒着方才呕吐后的残留物,如此模样完全失去了方才神采奕奕的模样。

    凤临烨坐在软榻旁,看着皇太后的眼中是掩不住的担忧之色。妃嫔亲王们站了满满的一屋子。

    老御医走上前,正欲下跪给他们请安,凤临烨挥了挥手道:“行了,别理会这些虚礼了,赶紧过来看看母后她怎么样了!”他目光仍旧停留在皇太后惨白的脸上,俊美的脸上多了丝不耐烦。

    “是,臣遵旨。”老御医起身微低着头应道,然后微微曲着身子快步走上前,在太监搬过来的矮凳上坐了下来,捋着花白的胡子,为皇太后细细的号起脉来。

    好半响,老御医都没有吭一声,但褶皱的脸上尽是愁色。

    生生痛苦的**声自皇太后口中发出,凤临烨在一旁看着脸上愁容更显,他急切的问道:“御医,如何了?”

    听此,老御医立即松开号脉的手,提着官袍跪倒在地,埋头而说:“回皇上,皇太后这是旧疾病发了,这一次比往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厉害。”

    “这是什么意思?”凤临烨眉头紧蹙,垂放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握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