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9章 淡漠的修行者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绝品透视眼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降神主殿里显得幽暗却又无边无际。

    那九龙宝辇就在暗处,如苦海之中的一盏明灯,绽放着点点金光,并且有着温暖的气息。

    而帝圣天就坐在九龙宝辇上。

    帝非烟来到了帝圣天的面前,她单膝下跪,道:“女儿见过父亲。”

    帝圣天身着黄金袍,坐姿慵懒而随意。

    “起来吧!”帝圣天沉默了半晌后,方才说道。

    帝非烟起身,并抬头看向帝圣天。

    这一瞬间,她觉得很古怪。因为父亲近在咫尺,她明明看的很清楚。但引入眼帘的景象,却是有些模糊。

    就像是有一层迷雾一般。

    她只觉,父亲越发的高深莫测了。她甚至会开始觉得眼前的人非常陌生,似乎父亲只是一个称谓了。

    那实质的血缘关系,到底还值得在意吗?

    帝非烟一点也不肯定。

    帝圣天先开口了,他说道:“近来,为父正在修行,正在感知天魔祖师在为父身上留下的世界之力。那是一丝残留的世界之力,很难琢磨。在这个琢磨的过程中,为父感觉到身上的情感,七情六欲正在快速的退去。所以,才会有你眼下看为父觉得模糊的感觉。”

    “七情六欲正在退却?”帝非烟吃了一惊。

    帝圣天微微一叹,说道:“这世间的事情,不都是如此吗?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大自然的力量多么的强大?但大自然有七情六欲吗?为父发现,修行这条道,一旦走进来,就不能后退。而一直往前走,却会变得越来越没有感情。如果一直走下去,也许,为父也会不朽。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为父与这天地造物,也没有区别了吧。”

    帝非烟懂了父亲的意思。

    她知道,天是无情的。所以,降雷霆,降风暴,降天灾,从不会去怜悯。

    “难道,就没有第二条路走了吗?或则,您不再前进呢?”帝非烟问。

    “如果为父放弃了前进的心思,那么所有的法则,道理都会跟着意志消沉。为父的功力会自动倒退!逆水行舟,你说能不能退?”帝圣天说道。

    帝非烟说道:“不能!”

    帝圣天说道:“你明白就好,这是为父的路。也是每一个修行者的路,你将来,也会走这样的路。”

    帝非烟沉默了下去。

    帝圣天想到了什么,随后又说道:“你突然回来,又强行要见为父,想必是为了陈扬的事情吧。”

    帝非烟也不绕弯子,直接说道:“是!”

    帝圣天说道:“陈扬想要离开?”

    帝非烟说道:“他和轻尘是为我而来,如今……如今,这里不再需要他们了。朋友一场,他们要走,我自然应该成全。”

    帝圣天凝视帝非烟,这一瞬,他却没有说话。

    帝非烟不敢直视帝圣天的目光,她垂首说道:“我知道,大哥的死,您……”

    “为父并没有耿耿于怀,先前,为父也与你说了,为父的感情越来越淡漠了。”帝圣天说道。

    帝非烟说道:“那就是您的原则,不管您对大哥有没有感情,他都是您的儿子。所以,您不能放过陈扬,是吗?”

    帝圣天说道:“你明白这一点就好。”

    “那般绝生呢?”帝非烟说道:“般绝生亲手杀死了大哥,您都可以放过他。为什么陈扬就不可以?若说罪魁祸首,实际上,我才是!”

    帝圣天说道:“为父放过般绝生,那是因为要向鬼王宗的那些高手表示宽恕。为父连般绝生都可以不杀,他们会更放心。这是权术之道,再说,般绝生不过是刽子手。而始作俑者是陈扬!”

    帝非烟不由感到绝望,说道:“这么说,您是真要的杀陈扬?”

    “没有!”帝圣天说道:“真要杀他,他活不到今天。为父还在考虑一些事情。”

    帝非烟心底升腾出了一丝希望,说道:“您到底要如何才能放过陈扬?”

    帝圣天说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我不能不管!”帝非烟说道。她随后又抬起头,直面面对帝圣天:“我知道,在您心里,其实我也没那么重要。尤其是到了现在,您已经独霸天下。您手下高手如云,有我没我,区别不大。我不大可能威胁到您,但女儿也有女儿的原则。女儿已经修炼到了造化神王境五重,女儿所思所想,不会被任何人的三言两语改变。陈扬,乃是为了帮助女儿才来到这里,他的人品,我绝对信得过。如果您瞒着我杀了他,女儿绝不苟活。这不是威胁,这是请求!”

    帝圣天的目光冷淡,他说道:“为父的感情还没有完全消退,你大概是不知道,若不是还顾忌着你的感情。陈扬早已经死了!”

    帝非烟双膝下跪,说道:“他只要一走,死与不死,又有何区别呢?父亲,我只求您这一件事情,好吗?”

    帝圣天沉思半晌,说道:“好吧,你先下去。为父要考虑考虑!”

    帝非烟见帝圣天似乎决心有所松动,当下不由大喜,她说道:“谢谢父亲!”

    随后,帝非烟退下了。

    帝非烟很快就来到了华清宫里。

    梦轻尘和陈扬都在等待帝非烟。

    之前,梦轻尘曾经刻意和陈扬保持距离,是为了不让帝圣天多起疑心。但是后来,陈扬为罗通求情时,梦轻尘又站了出来。所以,一切的伪装,此时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梦轻尘也就不再避讳了。

    陈扬的黑洞晶石始终笼罩了房间,帝非烟进来后,梦轻尘和陈扬立刻起身相迎。

    “怎样?”梦轻尘抢先问。

    她很少有这般不沉稳的时候,只因为,这一切都事关陈扬的安危。

    倒是陈扬显得比较镇定。

    大概也是,他这一生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生死危机。

    帝非烟说道:“我父亲说要考虑考虑,我相信,他应该会放过你们。”

    “考虑?”梦轻尘却是一点都不乐观。“他真的需要考虑吗?你父亲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帝非烟说道:“但以我父亲如今的地位和能力,他没必要撒谎,不是吗?”

    “但愿吧!”梦轻尘说道。

    帝非烟说道:“到时候,我亲自送你们走。最近这段日子,我就在华丽宫里住下。一直等父亲做出决断吧!总之,我已经与父亲说明了。如果他要杀你们,我绝不独活。”

    帝非烟的感情是情真意切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