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罗天帝 > 第1223章 恩与怨(1)

第1223章 恩与怨(1)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失乐禁岛曾经的主人临死前种下了这棵树,把自己的尸骨埋在树下,用血肉魂力以及奥义力量做养料,才有了大树今天这样恐怖的规模。某种程度来讲,这棵树其实就是老主人的化身,它从整个岛屿吸收着力量,又回归给岛屿,它是岛屿的核心,又在掌控着这座岛。

    老主人残存的魂念五十年一苏醒,就是通过这棵树来观察他创造的这座岛。

    大树的树茧正像是秦命所想的那样,相当于这棵树的‘心脏’和‘气海’。

    是灵源,更是命源。

    这里有磅礴浩瀚的灵力,更有浓郁纯净的生命元力。

    树茧里缔结的十颗果实则是后来大树自己孕育的,足足生长了一千年,里面的生命元力和灵力的储量都极为惊人。一颗就让秦命这个圣武境四重天,在短短十几分钟里恢复到巅峰,残破的身体也完全复原,连伤势留下的隐患都清理的彻底。

    老主人的那一缕魂念和奥义之力就留在树茧里,在葬花巫主‘住’进来的时候,完全融入了她的灵魂里。可是,树茧毕竟保存了魂念和奥义之力足足上千年,树茧所化的果实里也就拥有着少量的奥义之力,也有着老主人部分的魂力。

    所以秦命在炼化灵果的时候,才看到了迷影,看到了那些象征着奥义之力的‘异光’。

    秦命在炼化着果实,也就是在融合着果实里的魂力和奥义之力。虽然相当于葬花巫主的本源奥义,秦命得到的不过是很少部分,就像汪洋与湖泊,可是,这终究是一股奥义之力,不能真正的掌控,却也足够他施展出部分威力。

    秦命吞下两颗灵果后便开始全力的融合,已经达到壁垒的境界在这一刻猛烈松动。

    成千上万的灵妖包围了雪山,很多灵妖要往里面闯,可像三眼巨灵猿等圣武高阶的灵妖却都知道那里碰不得,不仅是新主人的宫殿,更有着深层的秘密,一旦进去打起来,损坏的不只是这座山,很可能是整座岛。所以它们选择继续等下去,只要新主人有呼唤,立刻行动,如果不呼唤,它们就先不妄动。

    结果这一等就是三天!

    树茧里强光乱窜,能量沸腾,无数的电芒挤满整个树茧,隆隆震响。可是树茧坚韧无比,稳稳的压制着爆炸般的力量。只有裂开的那道缝隙里,不断有强光和雷潮喷出,轰轰烈烈,惊动着巨洞的平静。

    秦命在突破!向圣武境五重天跨越!

    葬花巫主突然从昏迷中睁开眼,意识迷乱,极度虚弱,几乎分不清楚现实和幻境。可是没过多久,树茧里的隆隆响声把她从混乱一点一点的拉回现实,涣散的目光也逐渐恢复了焦距。

    这里是……墓?

    那是树茧?

    里面有人?

    是……秦命?

    他在厘面干什么?

    葬花巫主清醒,起身就要冲上去,可意识天旋地转,差点跪在地上,她脸色苍白,气息虚弱,浑身都好像没了半点力气,而且灵魂正遭到冰冷杀气的侵蚀,有一种要被撕碎一般的痛苦。

    葬花巫主忽然发现……衣服呢?她竟然浑身上下没有半件衣服,连遮羞的半片布条都没有,雪白的肌肤、私密的部位、妖娆的曲线,她娇好的玉体完完全全的露着。而胸口位置还插着一柄黑刀,黑刀冒着黑气,侵蚀着她的灵魂。

    葬花巫主怔了一会儿,几乎要窒息,心境一片大乱,刚要恢复的意识再次被那可怕的杀念侵袭。她被秦命抽了很多生命元力,虚弱的像是将死之人,这一刻根本抵抗不住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她眼前一黑,再次昏倒在地上。

    昏迷之前,脑海里回荡的是对秦命彻骨的怨恨。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在三天后。虽然头疼欲裂,可意识迷乱的感觉已经不再那么强烈了,只是浑身虚弱的连喘气都困难,指头都好像动不了,有种快要死掉的恍惚感。

    一声轻佻的口哨引起她的注意,目光恢复了点明光,漂亮的眸子微微一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醒啦?睡得香吗?”秦命轻佻的笑了笑,左手抓着她的手腕,右手握着修罗刀抵在她心口,随时准备着吞吸生命元力、扎进她胸腔。

    葬花巫主眼底闪过阴郁的冰冷,想动却动不得,那种虚弱简直是天旋地转的。

    “不用客气,我怕你冷,给你盖了几件衣服。”

    葬花巫主虚弱的转过头,眼神冷冰冰的看着他。

    “你身材挺好,保养不错。”秦命故意往她身上看了看,虽然盖着衣服,可还是能看到起伏的曲线,露在外面长腿玉臂雪白无暇,玉润修长。

    葬花巫主呼吸微微凌乱,可很快又平静了,没有上秦命的当。尽管心里无尽的屈辱怨恨,可还是强行平复了心境。

    秦命暗暗牙疼,又冷静了?都这么刺激了,她还能冷静下来?这是意志力强啊,还是太精明,都精明到一定程度了。

    “我认真想了想,我们从认识到现在,还真没坐下来好好的谈谈。”

    “也第一次看到你平静安分的站在我面前……对,躺着。”

    “你这样很美,应该保持。”

    “哎呀……算起来啊,认识都四五年了吧。”

    “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恩怨到底该怎么算?”

    “到底是谁在欺负谁,谁该恨谁?”

    “第一次见面,是你要杀我,夺我的器灵,后来又派人杀我,杀的我是仓皇逃命,到处躲藏。再后来呢,我刚从万岁山出来,你又亲自去杀我。我觉着吧,我是受害者,要不是我命大,早就被你拆碎了,所以该恨该怨的人,应该是我啊。怎么你还跟不共戴天一样?”

    “相比起你要我的命来说,我扯你几下衣服,那都不算事儿。我是这么认为的,你觉着呢?”

    葬花巫主封闭了听觉,闭上了眼睛,强忍着随时可能爆发的怨恨与屈辱,冥想调息。只要稍微恢复一点,他立刻劈死这个混蛋,不再折磨他了,直接杀!!

    “葬花大姐啊……”秦命轻咳几声,斜躺在葬花巫主身边,声音混着灵力,强行钻进葬花巫主的耳朵里,不听也得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