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罗天帝 > 第1555章 不肖子孙,回来了

第1555章 不肖子孙,回来了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煌郎怀面无表情的瞥了眼东煌泰,没有理会,背着手走进了宅院。

    东煌郎怀后面紧跟着个男人,正是东煌尚。

    东煌尚脸色微微发白,表情痛苦纠结,不敢看东煌泰的眼睛,硬着头皮要跟进去。

    “你活腻了!!”东煌泰一把抓住东煌尚,压低声音怒斥。

    “不是我去告密的,是他来找的我!”东煌尚脸色发苦,他已经主动闭关了,什么都理会,就是不愿意掺合这种复杂的纠葛,却没想到东煌郎怀今天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冷冰冰的问了一句东煌浩源回来了?他能怎么办,当然是点头了!

    “混账!你当我傻子?他怎么可能知道东煌浩源回来的!”

    “真不关我的事!”东煌尚有苦说不出。

    东煌泰用力抓着他的衣领,看着走进宅院的那道背影,暗骂声该死,腾空而起,冲向了族长的殿宇。东煌郎怀虽然老了,境界退化的严重,可威势依旧很足。三十年来,东煌浩泽一直没有动他,不只是他主动退出保持了中立那么简单,而是这老家伙人脉太广了,东龙其他七部落里都有他的朋友,而且权利很大。

    “那又是谁?”童言正在商量着怎么把骷髅引出来,却看到了一个沧桑佝偻的老人沿着小路走过来。

    老人满头白发,穿着简陋的麻布粗衣,脸上满是褶皱,而且有种病态的白,好像是半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他走的很慢,那双凌厉冷漠的眼睛却始终在看着秦命,深邃的眸底似乎有点点明光在晃动着。

    秦命的气海里,残魂忽然挣脱了血雷封印,出现在了气海上方,魂体剧烈波动,似乎感受到了让他激动的气息。

    混世战王稍稍正容,都感觉到老人的不凡,境界只有高阶圣武,可气息非常怪异,强弱不定的变化着。直觉告诉他,老人辉煌时期的境界肯定非常恐怖。

    “前辈,你找谁?”秦命感受着气海里残魂的变化,隐约能猜到老人很可能是残魂的亲人了。

    “我找你身体里封存的那道魂念。”老人声音苍老又低沉,深邃的眼睛似乎看穿了秦命的身体,窥探到了气海里的残魂。

    “秦命!他是我的祖爷爷!”残魂的魂念在波动,如果是声音的话应该也是颤抖着。他不可思议的感受着外面走来的老人,那是当年最坚定支持他接管全族的老人,更是他的引导者和培养者,曾经给过他大力的支持,也对他寄予过厚望。

    一别三十年了,祖爷爷竟然还活着?!

    东煌郎怀走到秦命面前,抬起苍老的眼帘看了看他,缓缓抬手,要串通彼此魂念,却默默停下了。他活了这么大把年岁,走过的路,经历的事,多到他自己都记不清了,早已看透了世事,看淡了生命。长达二十多年的闭关冥想,也很少再有情绪的波动。可是这一刻,他的目光在晃动着,心一点点的绷紧了。

    三十年前,他在东煌浩源身上倾注了心血,也着实欣赏东煌浩源的硬派作风,他把东煌浩源当做自己的继承人,也满溢着东煌浩源的处事能力与统御才能。当时全族都知道东煌浩泽和东煌玲珑的天赋很强,可依然有半数以上的人支持着东煌浩源,原因也就是在这里。

    他并不希望除掉东煌浩泽,而是希望东煌浩泽和东煌玲珑能转入王室,到那里取得更高的地位,至于族群管理的事就交给更适合的东煌浩源。这是他的期望,也是族里很多老人的计划。

    心血、努力、期待,更有顶住压力扶持东煌浩源的激情,那个时期的他自认是生命最精彩的时刻。后来东煌浩泽和东煌玲珑的龙虎封位并没有打击到他,那多少在预料之中,可东煌浩源的神秘失踪,却击溃了整个支持的派系。

    短短十年,第三部落风雨飘零,随着东煌浩泽的强势继位,一场复仇的阴云笼罩部落。一个个的强者在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亡,一个个长者在闭关中出现意外,一个个新秀因为各种原因早年夭折。一场权利更迭,带来了一场刀削斧劈般的强势换血。

    他试图寻找东煌浩源,却一无所获,只能接受‘已经死亡’的事实。面对亲朋的求救,面对族人的哀嚎,他闭上了眼,选择了退位,他知道,不能跟东煌浩泽抗衡,否则整个第三部落将会爆发内乱,而他将会是部落的罪人。他更知道,自己必须妥协,才能尽量的保全他这一系的族人血脉,否则……死的更多更惨。

    三十年了,他已经看淡,已经平静,偶尔会追忆自己曾经寄托过无数心血和期待的东煌浩源,却也仅仅是想一想而已。生在战族,长在战族,享受着无上的荣光,也必须承受着相应的悲苦。

    他,认了!忍了!

    可是,三十年了,他已经感受到寿元将近,很快就要死去,却突然有人跟他说,那个人……回来了……

    三十年啊,风云变幻,世事变迁,一切的一切都变了,那个明明死了的人却回来了。

    东煌郎怀颤颤的呼出口气,苍老的指尖碰到了秦命的胸口,一缕魂丝沁入他的体内,沉进了浩瀚的气海。魂丝飘荡,聚成了他的轮廓,也看到了已经在等待的东煌浩源。

    东煌浩源缓缓跪地,痛苦低头。“不肖子孙……东煌浩源,回来了……”

    东煌郎怀看着跪在面前的魂体,一阵揪心的悲苦。三十年啊,他已经行将就木,而曾经英姿勃发豪情万丈的男人,也只剩微弱的魂力。他有很多话要说,却最终只变成了一句:“当年,是谁害了你?”

    东煌浩源摇头:“不是别人,是我自己。三十年前,我为了寻求更高的传承,私自离开了天庭。我本以为能尽快回来,我期望着能够最后一搏,可是……我错了……”

    “不是他……”东煌郎怀低语。

    “我被困在了边荒,是秦命解救了我,带我跨越古海,来到了这里。”东煌浩源已经不再记恨当年的仇,其实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众王传承终究不会落在他身上。以前没有这么想,更不愿承认,现在却不得不接受现实了。

    “为什么不早回来。”

    “这一路,走的艰难,走得慢了。”

    “慢了……是啊……慢了,这一路你走了整整三十年。”东煌郎怀都不知道是该可怜他,还是该遗憾,事已至此,一切都没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东煌浩源的魂力颤颤的波动着,他跪在老人面前痛苦低语:“部落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我更无颜再在这里生活。”

    “是啊,你回来晚了,一切都变了,这里是家,也不再是家了。”

    “我只想寻一个重生的机会,了我最后一个心愿。成了,我此生不再回战族,败了,我坦然接受。”东煌浩源跪在东煌郎怀面前,深深地低着头。

    东煌郎怀缓缓抬起手,轻抚着东煌浩泽的头:“重生?你魂缺魄破,就算聚起了灵宝,也未必有机会。”

    “只要魂体能与肉身交融,残魂缺破都可以慢慢孕育。”

    “不足百分之一的机会,值得吗?如果败了,你现在的魂魄可能就要也全化了。”

    东煌浩源只有悲凉的一句:“半死不活,三十年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东煌郎怀看了会儿面前的魂体,缓缓摇头,从秦命气海里撤了出来。

    秦命感受到了两人的谈话,也有些淡淡的感触。只因东煌浩源当年的一个决定,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一生很长,却又很短,还不可逆转。

    东煌郎怀看了眼秦命,垂着眼帘无声的沉默了,良久良久,他幽幽一语:“年轻人,跟我来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