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罗天帝 > 第1819章 艰难挣扎(六更)

第1819章 艰难挣扎(六更)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空浩淼,无边无际,星辉闪耀,美轮美奂。这里的美景让人沉醉,这里的奇幻惊叹,可这里同样让人孤独又绝望。

    秦命燃烧着灵魂,引领着纸船,在时空中逆流而行。沸腾的能量已经完全耗尽,只有八颗时空晶石环绕着飞舞,守护着血淋淋的纸船,十八王像渐渐暗淡,一尊接着一尊的消失,回归永恒王宫陷入沉睡。

    失乐禁岛轰轰烈烈的航行,好像紧跟在纸船后面,又好像离着很远,明明能够看到,却有好像时空留下的幻像,那艘船跟他们不在一个时间,不在一片空间。

    杜莎他们一直飘在迷雾里,默默地望着。开始还计算着时间,后来渐渐麻木了,时空长河好像无边无际,这条横渡万载时空的旅途也好像遥遥无期。最初的悲壮和期待已经被消磨殆尽,气氛变得压抑,压抑里充斥着绝望与茫然,前面那艘指引着他们的‘血船’已经不再那么坚固,摇摇欲坠,血船上的那盏魂灯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明亮,好像随时可能熄灭,就连威严守护的巨人影像也只剩下了五个。

    他们都知道,那一盏微弱的魂灯其实就是秦命灵魂,燃烧一点就消耗一点,等完全燃尽的时候,可能就是秦命死亡的时候。他们很想过去帮忙,却实在不清楚那里正发生着什么,秦命又是怎么想到这种办法,又是如何用灵魂引路。

    他们只能等待,等待着路途的终点。他们只能默默祈祷,祈祷着秦命能够坚持到最后。

    谁都没想到这条回家的路会这么艰难,更没想到逃离万岁山的挣扎如此的血淋淋。

    杜莎、金圣君、吞海兽,都默默地望着远方,视线里迷光交错,时空浩荡,秦命拆骨所化的那艘船若隐若现。他们心情说不出的复杂,炸碎肉身,点燃灵魂,这是怎样的信念与坚韧,折断骸骨,拼凑血肉,这是怎样的悲壮与坚定。那一幕血腥,那一幕嘶喊,仿佛到现在还在他们脑海回荡,挥之不去,触动着心灵。他们好像第一次认识到秦命,第一次明白了秦命,也第一次理解秦命能取得现在成就的原因。那是挣扎、那是不屈,那是疯狂、那是坚韧,他今天站到的高度,今天取得的成就,背后都是他用自己的血肉铺就的。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刻王魂从时空长河里消失,回归了永恒王宫。

    十八座王像自从镇守在王宫之后,就不断绽放着淡淡的迷光,澎湃着真实的魂力,好像有着灵魂一般,忠诚的守护着王宫。可是现在,当最后一个王魂回归,所有雕像都变得灰暗无光,了无生气。以往看着他们都能感受到澎湃的威压,真实的存在感,可现在他们明明在那耸立着,却好像已经不存在了。

    海棠他们已经知道了外面正在发生的事,看着王像一个接一个的沉寂,心也一再的下沉。他们看不到外面的具体情况,却能感受到那份危机与艰难。以往海棠钨钢灵还能用自己的丹药或智慧帮上一些忙,可现在他们只能是默默祈祷,等待着逃出生天。

    时空?他们太陌生了,无能为力。

    魂灯摇曳,孤独的指引。秦命的灵魂已经快要耗尽,开始还能保持着意识,现在逐渐的朦胧,变得黑暗。

    路在哪?乱武又在哪?

    秦命尝试着保持清醒,他想要坚持,也在坚持,可是真的已经到极限了。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消退,连澎湃的黄金心脏都变得虚弱,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又能否回到乱武。

    秦命从没像现在这么茫然,也从没像现在这样绝望无助,还有……悔恨……

    他忽然想起了当初离开秘境要跟大猛告别时候的复杂心情,那就是所谓的预感吗?为什么就没有引起注意,为什么要执意离开?

    我如果死了,玥晴怎么办?亲人们又会怎样?

    秦命意识越来越昏沉,越来越暗。曾经的过往,一幕幕的划过意识,好像很慢很慢,又好像一闪而逝,好像很清晰,又好像模糊,遥不可及。众王啊,我辜负你们了。

    “岚岚,爸爸对不起你。”

    “如果有机会,把我尸骨,带回天庭,葬在雷霆古城,替我说一声……对不起……”

    “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秦命意识发出最后的呢喃,完全陷入了黑暗。

    这一刻,灵魂之火熄灭。

    这一刻,跳动的黄金心脏停下了。

    秦岚面无表情的望着远方,双眼妖异腥红,让她那张稚嫩可爱的脸变得邪魅冷酷,只是……默默的……她眼角沁出两行血泪,划过冰冷白皙的脸颊,触目惊心。嘴唇微动,喃喃又沙哑:“爸……爸……”

    鬼童乖巧的坐在血船上,小手一直抓住秦岚裙角,怯怯的看着远方。虽然年幼,却并不无知,他渐渐明白了眼前正在发生的事,也在用自己微弱的力量,维护着血船的稳定。

    “魂灯熄灭了。”

    “秦命……死了……”

    失乐禁岛的迷雾里,很多人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说不出是难受,还是遗憾,他们以前不了解秦命,也很难相信秦命竟然为了横渡时空献出了生命,从开始到现在,没有向任何人求救,甚至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什么,他自己在那努力,自己在那挣扎,自己在那求生,也最终走向了死亡。

    秦命死了,血船还在漂流,可没了秦命指引,它会漂向哪里?

    石洞里,千米古树缓缓摇晃,绽放着澄澈而葱郁的光辉,照映着石洞,雄浑的能量不断的通过山体浩荡而出,向着岛屿源源不断的扩散,激活着封印的阵法,也从所有生灵身上掠取着能量,维持着失乐禁岛向前的力量。

    葬花漂浮在树茧的灵液里,摊开玉手,微微低头,及腰的长发无声飘荡,波动着灵液,她娇颜绝美,倾国倾城,身躯修长,婀娜窈窕,她漂浮在灵液里,像是沉睡的精灵,美的不似人间女子,美的唯美动人。不动怒不冷漠的时候,葬花仿佛仙子临世,令人沉醉。而此时,她玉手缠绕着奥义锁链,意念掌控着千米古树,可微垂的眼角却沁出点点晶莹,融入灵液,无声的漂浮。

    她已经把迷雾分身从浓雾里撤了回来,不想看外面的情景,或许,也是不忍再看。她明明冷漠又无情,更把一切献给奥义,关于当年的那些记忆,那些经历,都已经深深埋在心底,可不知为什么,每次见到秦命,都会泛起些许波澜,难以平静。当看到秦命自爆,嘶哑呐喊的那一幕,她的心仿佛颤了,当秦命灵魂之火熄灭,她的眼角沁出了泪水。

    六更奉上!持续爆发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