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罗天帝 > 第1861章 遭遇!第二位元灵至尊!(1...

第1861章 遭遇!第二位元灵至尊!(1...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什么要跟我说的?”秦命回到那块巨石面前,看着懒洋洋的乌金宝猪。

    “你不跟那俩老家伙聊得很开心吗?有说有笑的。”

    “我不在那段时间,出什么事了?”

    “不都好好地吗?一切都是为了生存,体谅体谅吧。”

    “先让我知道出什么事了,体谅不体谅的由我自己决定。”秦命看着乌金宝猪的眼神稍稍凌厉。

    乌金宝猪仰靠着巨石,右手搭在膝盖上,指尖轻轻敲着。“其实我劝你不要问了,这事知道了对你真没什么好处。既然你好好地,白虎又没出事,一切就当过去了吧。你刚刚出恐吓一番,他们应该也不会再敢乱动,更不敢坑害你。”

    秦命的眼神更凌厉了:“跟白虎有关?”

    “我什么都没说。”

    “你不说,自然有人说。”秦命转身就要离开。

    “好好好,我说!”乌金宝猪叹口气,道:“泰坦战猿不是自己离开的,是被赶出去的。具体原因呢,是穷奇看上了你的那头白虎,我觉着……可能是它们猜到或者直接看透白虎是至尊纯血了,它想趁机骗走,带回八荒兽域。这头穷奇虽然是纯血,未来可有大成,可如果吞炼了纯血白虎,它可能在纯血之上再进一层,重现上古之姿。”

    “它们都做了什么?”秦命转头看着乌金宝猪,双手已经握紧。

    “用白虎换全岛性命!只要让它们带着白虎离开,它们保证调集八荒兽域的力量守护禁岛,并帮助寻找万岁山,送他们安全离开。”

    “然后呢??”

    “当时禁岛已经飘荡三十多天了,一直没找到万岁山,所有人心情都很着急,葬花还一次性杀了一千多人震慑。可她镇得住别人,镇不住那些天武,穷奇恰好那时候提出意见,所以自然就让他们心动了。玄剑山那老家伙最怕死,这个你应该知道,他就开始极力主张加鼓动,还跟杜莎他们对上了。”乌金宝猪尽量斟字酌句的说着,不希望牵扯到更多人。

    “是谁拦下了?”

    “能真正决定白虎去留的当然是葬花了,她不散开元灵迷雾,谁都别想离开这座岛。当时闹得很僵了,是她一锤定音,留白虎,驱泰坦!”乌金宝猪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积雪:“赶走泰坦战猿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三十多天都找不到万岁山,禁岛随时可能被发现,葬花也是想行险一搏,控制穷奇要挟八荒兽域,谋一条生路。”

    秦命闭了闭眼,用白虎换禁岛存亡,好你个穷奇!我答应你兄长守你出来,你竟然敢趁我不在,想吞了白虎!

    “当时很多人支持,很多人犹豫,很多人阻拦,可最后都算是或明或暗的妥协了。所以你现在突然活着回来,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喽。”乌金宝猪眺望着远处的强者们,全部都在千米之外,还有直接藏起来的。这是心里有愧,不敢面对秦命了,也是害怕秦命愤怒报复。

    “我说一句,当时那情况算是人之常情,你可以恼他们,但不至于杀了他们。如果真是憋不住,可以杀几只鸡,吓唬一下猴儿!”乌金宝猪难得发了一回善心,毕竟都是同时代的人,能带回去还是希望都带回去。如果秦命非要赶尽杀绝,这些天武和圣武都会殊死反抗,就算毁不掉禁岛,也可能把这里叫的稀烂。

    “我心里有数。替我盯紧穷奇。”秦命腾空,冲向了高空,拜会葬花。

    葬花没有再阻拦,放他进来,在剑峰一般的老树下见面。

    秦命还是像往常那样看了眼几百米高处的树茧,像是一颗巨硕的心脏,澎湃的跃动着,环绕着浓郁的生命精华。他是真的很想见一面里面的孩子,哪怕就是一眼,可经过了上次的争吵,他已经放弃了,经过了这次生死,心也平静了。

    葬花不可能困他一辈子,三五年之后总会放他离开闯荡天下,到时候就能相遇相见了。

    “一万三千里之外是什么地方?”葬花孤傲冷漠,还是跟往常一样,无论态度语气还是神态都没有变化,至于那座坟,也已经默默掩埋,不见了踪影。

    “一万三千里后,径直往东三千里,那里是古海一处禁区,名为精灵海域,就算是无上皇族都未必敢轻易涉足。你只要把失乐禁岛控制在那里,尽量掩盖气息,就不会有危险,我预计三五年之内还没有谁敢挑衅那里。天庭时代跟乱武时代已经开始贯通,到时候不需要万岁山,我们同样能重回天庭。你正好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在精灵海域汲取乱武时代的能量提升实力。”

    葬花的神色少有的凝重:“两个时代横跨万年,怎么可能贯通?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

    “不可思议,但确实已经发生了,那些裂缝就是开始的征兆。我推测万岁山频繁来往两个时代,就是在追捕那些崩塌的裂缝,在封印裂缝连接的时空。一旦万岁山不再行动,裂缝会不断增多,而且没有封印力量牵制,会真正的串通两个时代。”

    葬花的神情越来越凝重,也带着深深的猜疑:“对于我们而言,乱武时代是已经发生万年的历史,对于乱武时代,我们是万年后的未来,看似相距万年,实则千丝万缕的联系,任何异常的变故都可能引起巨大的改变。

    尤其是在这万年前的乱武时代,如果不该死而死了,那后续万年的历史怎么变化,如果死的是重要人物,更可能扭转无数的历史衍变。一两个人尚且如此,十个八个,成千上万个不该死的人死了,该死的活了,本不该突破的突破了,等等等等,将会彻底扭转从今往后上万年时间里的所有历史。很多人将不会出生,很多人事将不会发生,整个衍变历史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两个时代贯穿,天庭时代的人来到这里,意外杀了乱武时代跟自己祖辈,他就不应该存在,不应该出生。再比如,乱武时代有奥义传承,天庭时代同样有,如果两个时空碰撞,岂不是一个奥义两人传承?一旦遭遇,如何相处!”

    “所以才会有时空逆乱,大灾大灭,才会有天道重整,涅槃重生!”秦命开始也有葬花这样的猜想,也感觉完全不可能,可事实偏偏正在发生着。

    “什么意思?”

    “这是一场旷世乱局,一切都在扭曲,一切都在毁灭,已经不存在什么合理不合理。当所有一切化作废墟,一个崭新的世界就会重新树立,谁该存在谁不该存在,都在这场乱局中挣扎证明。我们改变不了天道衍变,阻止不了这场乱局,我们只是棋子,其中的两枚棋子。想要坚持到最后,想要以棋子之力主宰棋盘,只有一个途径,变强!倾尽一切可能的变强,让自己每一次落子,都颤动整个棋盘,让自己每一次变步,都影响整个棋局走向。”秦命说的很平静,却字字句句都欲对抗天道,激昂豪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