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罗天帝 > 第2896章 黑暗面(4)

第2896章 黑暗面(4)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外面的长老弟子越来越多,全部云集在庭院外面,可无论是谁想要靠近苍劲茂盛的藤条,都会凭空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莫大威压,压的他们不敢向前,更不敢挑衅。

    他们震撼又恐惧着眼前的一幕,无论是普通弟子还是长老,又或是李宗主、赶来的药山长老,都从没有经历过眼前的一切。

    “慕白长老,玥晴最近外出修炼,是不是碰到过什么特别的人。”凌雪很难想象什么样的人物竟然会为了十几岁的玥晴,闹出这么大的声势,一个陌生男人,一个女孩,隔离在一个空间里,里面会是怎样一副危险的场面。

    “慕白长老,你快想想啊。”彩依都挤出泪来了,如果秦公子回来看到这样一幕,说不定会彻底发疯。

    “我实在想不出来。”慕白摇着头,每次玥晴外出历练都是他陪着,虽然经历过几次生死,也遇到过几次特殊人物,可是绝对不会有这么恐怖的,还是跟大长老有关系。

    铁山河推开了人群,也来到这里,了解情况后立刻提议:“快跟里面的人说话,刺激他、骂他、派人轮流进攻,想尽办法干扰他。”

    “对对队,快啊,快跟那里面的人说话。”彩依这才醒悟过来,那混蛋跟师姐在里面这么久了,一点声音都没有,说不定在做什么坏事。

    “孙子!我是你爷爷!”丁典嗷的一嗓子,惊得很多人一个激灵,卧槽了,丁爷牛气啊。

    “看什么看,骂啊!”丁典大喝。

    “骂啊!孙子,快出来看看,你奶奶跑了。”

    “哥们,给爷爷嚎两声听听,我看看是不是本地驴。”

    …………

    大量男弟子嗷的声都骂起来了,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闭嘴!”大长老突然回头怒喝,里面的人虽然还没搞清楚身份,可实力绝对在他们所有人之上,万一真的激怒了他,谁来负责!

    在这时候,院子里面茂密的藤蔓竟然再次动了,两条藤蔓交织着伸出来,‘吐’出了一樽木棺,落在了前面。

    众人警惕着后退,连前面的长老们都下意识的后退两步,该不会真把他激怒了吧?

    可是当木棺掀开,露出里面的尸体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铁山河更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句尸体,怎么跟自己那么像?

    “铁山河,那是你家亲戚?”身边的人看看铁山河,又看看木棺里面的尸体,太像了,除了里面的成熟一点,几乎看不出任何不一样的地方。

    “铁山河,这是谁?”李宗主也感觉跟铁山河太像了。

    铁山河迟疑了会儿,谨慎地走到了木棺前面,这不是铁家的长辈,跟任何人都不像,除了他!他看着木棺里的男人,几乎像是在照着一面铜镜,不过显现出的是中年的自己,面容刀削斧劈般的坚毅,身体如石雕般的雄壮,尽管是具尸体,却还是散发着惊人的杀气,连他自己都感到一股股沁入骨髓的冰冷。

    周围的弟子们议论纷纷,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禁锢了玥晴,竟然又送出了类似铁山河的尸体,里面那位爷到底玩什么?

    “里面那男人,好像也抱出一个类似师姐的尸体。”彩依忽然道。

    “然后呢?”大长老眉头紧皱,也感觉今天这事匪夷所思。

    “尸体蒸发了,变成了光,冲进了师姐的身体。”

    就在这时候,铁山河面前的尸体突然‘崩塌’,绽放起浓郁的光芒,涌入了铁山河的身体里。

    “铁山河,避开!”李宗主正要往前冲,却被一股强劲的力量猛地震退,气血翻腾,一口血水冲出喉咙,他本想压制住,结果还是喷了出来。

    铁山河也想要退,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眼睁睁看着那些光芒冲进自己身体,意识随后一阵天旋地转,栽倒了面前的木棺里。

    藤蔓缠绕住木棺,缓缓地‘吞’进了庭院里密集的藤蔓里面,消失不见。

    山上的弟子们一阵骚乱,惶恐不安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你到底是谁,要干什么!”李宗主怒了。

    “他们很安全。”房间里再次传来声音。

    “我在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带走几个人。”

    “谁!!”

    “玥晴、铁山河、药山长老,还有……大长老。”

    药山长老还算淡定,这人的实力明显超过了青云宗任何一人,如果真的有恶意,早就出手了,不可能等到现在,如果有什么特殊目的,也不至于对两个十几岁的弟子下手。“我们认识吗?”

    “这青云宗里,我少数还有好感的长老,您就是其中一个了。”

    一个客气的‘您’字,让药山长老松了口气,却又很意外。

    其他长老更是意外,这人明显跟青云宗很熟悉啊,看样子还好像在青云宗里住过一段时间了,可是声音太陌生了,实在是想不起来是谁。

    “你要把我到哪去?”

    “到一个更适合您的地方。”

    “不管你要带我们去哪,总得先表明身份吧。”大长老问道。

    “大长老误会了,你跟他们去的地方,不一样!人,该去人待得地方,畜牲该回畜牲待得地方。”秦命在房间里稳定住玥晴的能量之后,接住了进来的木棺,指尖凝聚着能量,点在了铁山河的额头,帮助他吸收着属于他自己的力量,也在融合着他曾经的记忆,当然不忘归还属于他的杀戮奥义。

    铁山河死时候的境界还是天武境,不像玥晴那样已经煌武,所以能量更容易控制,恢复也相对要容易一些。

    大长老脸色阴沉,还从没有谁敢这么羞辱他,还是当着所有长老和弟子的面。

    “你跟青云宗到底有仇还是有恩?”李宗主被搞糊涂了,这人熟悉青云宗,尊敬药山长老,却厌恶大长老,到底是谁?

    “青云宗于我没有恩,我也不恨青云宗。”

    “你到底要卖关子到什么时候。”大长老警惕着,从语气来看,这人跟他极可能有着深仇大恨,可是自己的印象里,没有哪个仇人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大长老,好好享受你生命里最后半天的平静,以后这些可就是你奢求了。”秦命虽然放下了很多事,也放过了很多人,可有些人有些事永远都忘不了,那不是心态和胸襟的问题,而是放过那些人那些事就是对自己的羞辱,对自己的不敬,尤其是要在见到他父母之前,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