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罗天帝 > 第2989章 地下诡局

第2989章 地下诡局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龙修罗天帝元尊不朽凡人无敌血脉通天仙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婴盯着秦命看了又看,什么能量能让它不安?

    “真猜不出来?你也就这水平了。”秦命从九婴身边走过去,探查着深邃的巨坑,脚下不断传来咔嚓声,那是满地骨头碎裂的声音。

    “帝君头颅?”九婴突然惊呼,声音都有些尖细。

    “还不傻!”

    “卧槽!!卧槽!!”九婴惊叫着冲到秦命旁边,瞪着双眼,半天又憋出一句:“卧槽!!”

    “这里竟然有三条矿脉!”秦命没理会九婴,身体尝试着跟大地共鸣,竟然发现了三条蜿蜒的矿脉,像是三条巨龙盘亘在地下,数万年下来已经凝结了大量的晶石,像是玛瑙宝石一般,数量非常惊人。不过这些矿脉并不是寻常的金木水土等,而是魔脉,散发着黑暗的魔气。

    “卧槽!!你特么给我说清楚!”九婴还是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帝君头颅失踪是真的?不是混沌仙域那群老龙在做戏?还落到了秦命手里?

    “你刚刚那句话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

    “那不废话嘛!当然是开玩笑!我们是朋友嘛!”九婴在秦命肩膀上用力的拍了一把,忍不住再问:“掏出来我看看?”

    “你看看它,还是它看看你?”

    “给我!你把帝君头骨给我!等我弄到仙丹,仙丹给你!”

    “你挺会做买卖。”秦命沿着矿脉延伸的方向往前走着,可是矿脉像是没有尽头,走了又走,仿佛在原地踏步,又像是通向幽冥。

    “那到底是不是帝君头骨?”

    “你看这是什么?”秦命从身体里掏出呼呼大睡的小狐狸。

    “狐狸……咦?”

    “仔细看看。”

    “它不是妖!也不是灵……”

    “生死花,成精了。”秦命笑着把小狐狸赛回身体里,又顺手掏出了那两朵生死花:“这里还有两朵。”

    九婴惊异的看着秦命,表情一再变化,非常的精彩。生死花成精了?化灵!生死花化灵,那得拥有多么恐怖的能力!两朵生死花?难道是从古巫手里抢的?他这些天虽然没有做什么事,却一直了解外面的情况。“古巫死了?”

    “在我肚子里呢!”

    “你肚子里还有什么?”九婴突然发现这家伙很不一般,生死花!帝君头颅!外面掀起的风风雨雨竟然都跟他有关!而且……外面都浑然不知,他优哉游哉的像个没事人一样!

    “我这里面东西可多了,还打算把你弄进去。”秦命对着九婴露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在阴森的黑暗里显得有些邪魅。

    九婴深深地看了眼秦命,搭手落到他肩膀上,试图探查秦命身体,感受那尊青铜棺,确定里面到底有没有帝君头骨。

    秦命肩膀一抖,爆出的一股猛烈的吞噬力量,把九婴卷了进去。

    九婴眼前景象骤然一变,仿佛置身在无尽的黑暗空间里,点点星辉若隐若现,美轮美奂,它们仿佛近在旁边,又似远在无边的尽头。一尊巍峨如大岳般的青铜棺耸立在远方,透发着浩荡的威能,里面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在膨胀,震动着青铜棺,更冲击着无尽的黑暗。

    九婴眉头紧皱,神识越过黑暗,试图探查那尊青铜棺。可是那里面像是什么东西突然睁开了眼,隔着青铜棺隔着黑暗,盯住了他的眼睛,一瞬之间,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颤抖了,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个机灵。

    九婴急忙撤回神识,甚至不敢去看那尊青铜棺。可是目光移开之后,又看到了一道道漂浮的身影。除了那只沉睡的小狐狸外,还看到了一具破碎的尸体,一个被锁链镇压的灵魂。

    秦命很快就把九婴从他身体里拖了出来,以免这头大凶在里面发作,震碎了他的身体。

    九婴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秦命,脸色第一次变得凝重起来,忽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这个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家伙似乎比他更狠!

    “先找到那尊巨魔,我忽然很期待吞天魔帝到底葬了个什么东西。”秦命往前走了又走,至少走了三万多米,才来到了一片深潭边,深潭跟矿脉串联,更连通着一条地下暗河。

    “这下面应该就是埋葬那尊魔的地方。”

    九婴不再刺激秦命,把注意力放到当前。

    秦命望了望深邃的巨坑,纵身跳下了深潭。潭水森寒,像是钝刀割肉,刺痛着皮肤。他和九婴浑身绽放着强盛的能量,潭水的寒气还是像毒蛇般疯狂环绕着它们。他们沉入深潭潭底,找到了寂静冰冷的暗河,继续往前走。

    暗河曲折蜿蜒,比深潭的水冷了几百倍,甚至都变得有些粘稠了。这里随处可见被冰封的尸体,保持着临死时候的痛苦。能够走到这里的,必然是些强者,却无一例外丧命于此。

    他们不断向前走着,一千米……两千米……一万米……五万米……

    河水冰冷,急剧消耗着他们的灵力,两人的脸色也一再阴沉。

    堂堂煌武,竟然被感受到了危险,足以可见这座墓地的诡秘,虽不及帝君墓,却差不了太多。

    九婴开始有些烦躁,甚至想要恢复真身,强行破坏河道。

    秦命却仔仔细细记忆着河道的变化,在脑海里勾勒出图画。

    终于,他们往前转着圈一般走了近十万米,终于穿过暗河,来到了地下更深处。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枯寂的山岭,如同一条条的虬龙,蜿蜒曲折,巍峨高耸,但这些山岭全部都是触目惊喜的血红色,泛着红光,而且用特殊的方式排列着。

    乍一出现在这里,仿佛掉进了幽冥地狱,冰冷、诡异。

    秦命站在一座高山的山顶,眺望着山岭,继续在脑海里勾画着轮廓,又抬头望着上方的暗河和天坑,暗暗感慨一句好大的手笔。

    他们探索的仅仅是一部分,就已经让秦命感受到复杂,如果把整个地下空间全部铺开,这俨然是一个恐怖的大阵。与荒洲共生,层层镇压。西部荒洲的大地母鼎之所以不再重回大地,极有可能跟这个恐怖的魔阵有关。如果不是吞天魔帝斩断了三条大地灵脉,破坏了大地母鼎跟荒洲的联系,就是吞天魔帝把大地母鼎挪了出去,利用这里的特殊环境进行了改造,埋葬了他的嫡子!

    这到底是埋葬,还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