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极品小神医 > 第1569章 无毒不丈夫

第1569章 无毒不丈夫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绝品透视眼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康管家神情惊恐,面上笑容僵硬,嘴巴长得老大,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不仅是他,秦玉章、花兰、花文泰,以及那些保安,也都是震惊不已,似乎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怎么回事儿?

    看到康管家的神情,花文涛眉头一皱,心神疑惑。

    管他呢,先把这个搅局的小子扣下。

    “愣着干什么,花家养你们是吃干饭的吗?还不快动手!”

    看到保安站立不动,花文涛脸色一沉,怒吼道。

    “我看谁敢!”

    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响起,让花文涛浑身一震,面上露出惊骇。

    他缓缓转过身,向病床上看去,正对上花景林那双冷厉愤怒的眸子。

    唰的一下,脸色比粉笔还白。

    “父……父亲,您醒了?”

    花文涛艰难咽了一口唾沫,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意,小心问道。

    该死,这个老东西居然醒了。

    “托您的福。”

    花景林淡淡说道。

    话语不咸不淡,让花文涛心中没有底气。

    “父亲,您真的好了?”

    花兰走上来,打量着花景林,难以置信问道。

    “兰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花景林叹了口气说道。

    花兰是临危受命,被他从江城招回来,执掌花家的事务。

    在他重病这段时间,花家的那些老对手,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肯定会全力打击花家。

    可想而知,花兰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父亲,只要您能够醒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花兰眼眶通红,有泪珠在打转。

    “父亲,您能够好转,真是太好了。”

    花文泰由衷说道。

    花兰虽然临危受命,到底经验不足,在这一段时间,花家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现在好了,花景林一醒来,一切压力都可以消除了。

    “秦神医,您当真是神医啊,感谢你治好了父亲的病,但有条件,您尽管开口。”

    眼珠子一转,目光落在秦浩身上,花文涛心中一动,当即跑到秦浩身前,感激涕零说道。

    感谢?

    听到这个词语,秦浩脸上露出莫名的笑意。

    “感谢的话语,还是等一会儿再说吧,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

    秦浩笑着说道。

    “秦神医请讲,我洗耳恭听。”

    花文涛急忙点头说道。

    卑躬屈膝,姿态放的极低,和之前的趾高气扬,完全是天壤之别。

    另一边,花景林面色阴沉,眼眸中闪烁着绝望和痛苦。

    “中了银泉软骨花,虽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但意识是清醒的。”

    “也就是说,外界发生的一切,都能清楚感应到。”

    秦浩笑眯眯说道。

    轰!

    这一句话落下,如春雷炸响,在花文涛耳边轰鸣,震的他眼冒金星,头脑昏沉。

    天啊,若是这样的话,那他跟康管家的阴谋……

    “秦神医,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花文涛额头冷汗直冒,一脸干笑说道。

    不可能!

    秦浩一定是骗他的。

    花文涛强自镇定心神,自我安慰道。

    康管家亦是惊恐不已。

    “难道,真的与他们有关?”

    看到花文涛和康管家的神情,花兰心中一震,喃喃说道。

    之前,她早就有所怀疑,可看到两人的神情,心中已经可以确定了。

    “病也治好了,是不是应该履行承诺了?”

    秦浩淡淡说道。

    花家内部的事情,他不想插手。

    “这……”

    花文涛犹豫不决。

    “混账东西,还不给秦神医跪下道歉!”

    还没等花文涛想个明白,花景林就是大吼道。

    噗通!

    话语落下,花文涛就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双腿一软,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完了!

    完了!

    花文涛面露绝望,一颗心也沉入了无底深渊。

    方才,他跟秦浩争辩的时候,花景林尚且是昏迷状态,却能知道发生的事情。

    这代表了什么,花文涛岂能不懂。

    “家门不幸,出了这等忤逆子,让秦神医和秦玉章见笑了。”

    花景林站起身,来到秦浩和秦玉章面前,痛心疾首说道。

    诚如秦浩所言,他虽然昏迷不醒,意识却一直清醒,花文涛和康管家的勾当,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昨天以前,他也只当自己操劳过度,精力不济,走到生命尽头。

    可直到昨天晚上,花文涛和康管家再次下毒,才让他看透了一切。

    为了家主之位,花文涛心狠手辣,竟不惜谋杀亲爹。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秦玉章摇头感慨道。

    无情最是帝王家,凉薄自古出豪门。

    为了争权夺利,为了追逐财富,兄弟反目,父子成仇,在史书上屡见不鲜。

    但是,真正血淋淋的出现在面前,还是让秦玉章震惊。

    “逆子,这到底为什么?”

    花景林看着花文涛,痛苦问道。

    他一生坦荡,带领花家成为一流家族,在京城薄有声名,临到头,却出来这么一个不孝子孙。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不都是你干的好事。”

    “凭什么,你要将家主之位交给花兰,她是个女人,始终都要嫁人。”

    “我是你的儿子,花家的传人,你却置我于不顾。”

    “你要是选择了我,我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花文涛拳头捏紧,疯狂怒吼道。

    似乎要把胸口的不忿,全部吐露出来。

    “就因为这些?”

    花景林眼中带着悲痛,问道。

    “我是花家传人,却要仰女人的鼻息生活,我不甘心。”

    “只要成了家主,我就是至高无上,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也不用遭人白眼。”

    “这还不够吗?”

    花文涛看了一圈,神情癫狂,大叫道。

    “我打死你!”

    花景林气的几欲吐血,拿起床边的拐杖,就要狠狠抽打花文涛。

    “你打啊,最好是打死我,那样就顺了你的意,花兰就成了花家的家主。”

    花文涛双眼通红,大吼道。

    拐杖扬到半空,却始终落不下来,花景林神情变幻,良久之后,长叹一口气,将拐杖放了下来。

    “你给我滚,滚出花家,滚的远远的。”

    花景林转过头,双眼一闭,低吼道。

    “大哥,你错怪父亲了。”

    花兰长叹一声。

    “错怪?呵呵!”

    花文涛狠狠盯着花兰,眼中带着怨毒和憎恨。

    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没有错,错的是老东西,竟然把家产送给外人,都不留给自己的亲儿子。

    没错!

    在他的眼中,花兰就是个外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