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八百零六章 笔迹

第八百零六章 笔迹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绝品透视眼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景宸出沉香轩的时候,天才刚黑没多久。

    等他回沉香轩的时候,天际已经有了一抹鱼肚白。

    东奔西跑了一夜的他,一脸疲惫的在苏锦身侧睡下。

    往常谢景宸起的都比苏锦早。

    这一天,苏锦醒了,谢景宸还在酣睡。

    苏锦睡在谢景宸怀中,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青草香,又混了一点药香味。

    苏锦很喜欢这种味道。

    只是一抬头,看到谢景宸的脸。

    苏锦,“……!!!”

    真的。

    心狠狠的一颤。

    就跟酣睡之际,有人在床侧敲锣,猛然一惊。

    晚上好端端的出去,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回来?!

    谢景宸是抱着苏锦的,她猛然起身,谢景宸从熟睡中醒过来。

    苏锦望着他,问道,“你这伤是谁打的?”

    “岳父大人打的,”谢景宸闷气道。

    “……。”

    苏锦懵了。

    怎么是她爹打呢?

    苏锦看着谢景宸的脸,眉头拧的松不开。

    不会是没能想出解决办法,去东乡侯找找她爹把他揍一顿。

    到时候皇上问起来,就说东乡侯把他打的脑袋转不动了,想不出解决办法?

    苏锦嘴角狂抽。

    “这么馊的主意,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苏锦问道。

    “不过应该管用。”

    谢景宸一头雾水的看着苏锦。

    正好杏儿推门进来,苏锦忙道,“拿药箱来。”

    “姑娘受伤了?”杏儿快步上前道。

    她手里端着铜盆,见谢景宸的样子,差点没摔了铜盆。

    忙把铜盆放下,杏儿把药箱子拎来。

    苏锦帮谢景宸重新上药。

    就在谢景宸上药之际,行宫内,九陵长公主醒过来。

    一个丫鬟伺候九陵长公主更衣。

    另外一个丫鬟收拾床榻。

    丫鬟抖被子的时候,发现枕头下压着一封信。

    信露出一半来。

    丫鬟把信拿出来道,“公主,这信奴婢收哪儿?”

    信?

    九陵长公主转身,就看到丫鬟的手上拿着一封信。

    信封光着,没有字迹。

    但信口有撕开的痕迹。

    九陵长公主心头狠狠一震。

    怎么会有一封信出现在她的枕头底下?

    而且她还一无所知!

    这要大半夜的给她一刀,她还能有活命吗?!

    “把信拿给我,”九陵长公主道。

    从丫鬟手里接过信,九陵长公主忙把信打开。

    看了两眼后,九陵长公主微白的脸上闪现一抹光芒来。

    “快伺候我梳妆,我要进宫!”

    议政殿。

    皇上坐在龙椅上揉太阳穴。

    昨天还是百官上奏折让皇上送九陵长公主随南梁使臣回南梁。

    今儿早朝,从上朝起就一直在劝皇上。

    皇上坐在龙椅上,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把事情交给谢景宸去办,让他早朝前给他答复,到现在还不见他的人影儿。

    皇上坐在龙椅上,是越想越生气。

    左相站的近,发现皇上走神了,他唤道,“皇上?”

    皇上没听见。

    福公公唤道,“皇上……。”

    皇上回过神来。

    这时候,有公鸭嗓音传来,“南梁使臣到!”

    南梁使臣再次进宫请皇上放九陵长公主回京。

    九陵长公主装病一事根本瞒不过南梁使臣的眼。

    南梁也预料到了九陵长公主会来这么一招,所以带了太医随行。

    一把脉,便知真假。

    给九陵长公主下毒肯定不行,她是南梁王妃,在大齐中毒了,就更不能把她留在大齐了。

    待了几天就被人下毒了,再待下去,只怕会没命。

    过了一天,南梁使臣较之前态度强硬多了。

    总之,大齐不让他们带九陵长公主离开,就是有毁约之意。

    大齐要挑起战火,南梁奉陪到底。

    在大齐朝堂上大放厥词,文武百官都想把南梁使臣扔出殿外。

    一大半的朝臣都在劝皇上,自然不会帮皇上回驳南梁。

    剩下的一半干脆不说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皇上孤立无援,眼看就要顶不住压力点头了,这时候——

    一小公公跑到福公公身侧耳语两句。

    福公公忙望着皇上道,“皇上,九陵长公主就在殿外,她有几句话想说。”

    皇上眉头打了个结。

    议政殿是商议朝政的地方,是不许女子随意进出的。

    但九陵长公主求见,皇上点头了,“让她进来。”

    九陵长公主扶着丫鬟的手走进去。

    文武百官都转身看着她。

    九陵长公主走上前,福身给皇上见礼。

    皇上道,“皇妹怎么进宫了?”

    九陵长公主忙道,“皇兄为了臣妹的事烦心,臣妹怎么能不进宫?”

    说罢,她望向南梁使臣,问道,“几位使臣可认得敬王的笔迹?”

    南梁使臣忙道,“认得。”

    九陵长公主这才从袖子里拿出信来给南梁使臣过目。

    南梁使臣看了两眼信,眉头就拧紧了。

    信在南梁使臣手里转了一圈。

    “这是敬王的笔迹……。”

    南梁使臣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他们着实没料到敬王会写这么封信。

    信上写着,九陵长公主几次请敬王送她回大齐探亲,敬王几次允诺,而后食言。

    九陵长公主无奈之下,让敬王写下书面承诺,不得反悔。

    这封信是八个月前写的。

    信上承诺半年之内送九陵长公主回大齐,否认任凭九陵长公主处置。

    显然。

    敬王食言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食言而肥,九陵长公主实在思乡心切,才偷跑回大齐。

    如果敬王信守承诺,还会有这么多事吗?

    有这么封信在,直接把九陵长公主偷跑回大齐之过推给了南梁敬王。

    既然不能算是偷跑回来的,那多待些日子又有何妨?

    南梁敬王食言在先,就算接,也该他亲自来大齐接九陵长公主回去。

    这一来一回,二十天早过去了。

    南梁使臣犯难了,他望着九陵长公主道,“敬王没告诉我们他曾许诺送王妃回大齐。”

    “王妃前儿也没提到这封信。”

    “这封信当真是敬王亲笔?”

    九陵长公主眉头一皱,“使臣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在怀疑这封信是假的吗?!”

    “我顾着王爷名声,不愿拿出这封信来,抖出他食言而肥的事,使臣倒是怀疑我弄虚作假了。”

    “使臣觉得大齐朝有谁能模仿敬王的笔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