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极品小神医 > 第1570章 惊变

第1570章 惊变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绝品透视眼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古以来,就是子承父业。

    他是花景林的长子,必定是未来的继承人,并且,他向来以继承人自居。

    打死他都没有想到,到手的家主之位,被老头子传给了女儿。

    放眼京城,他都是独一份。

    花景林生病的时候,更是把花兰千里迢迢找回来,让她成为代家主,执掌花家大权。

    一时间,流言蜚语不断,花文涛成了京城最大的笑柄。

    甚至,以前交好的朋友,也展露出居高临下的姿态,敢在他面前摆谱。

    为何?

    不就是因为他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

    花文涛心中不甘、怨怼、痛恨花景林。

    花家以药膳为主,收集了不少古籍,以作参考。

    偶然间,他在一本古籍上,得知了银泉软骨散这种药物,心中便起了心思。

    先是以小狗为饵,一月之后,便一命呜呼。

    他拿去给相熟的医生看,竟然没人能够检查出来。

    随后,他就慢慢的给花景林下药,日积月累,加上花景林年事已高,就有了现在的病症。

    眼看着,一切都在计划进行。

    却没想到,竟然被秦浩给看出来了,还给治好了,功败垂成。

    他恨啊!

    恨不能将秦浩生吞活剥,发泄心头的愤怒。

    “大哥,你错怪父亲了。”

    看着状若癫狂的花文涛,花兰神情复杂,叹息说道。

    “错怪?呵呵。”

    花文涛看了看花兰,而后看向脸色铁青的花景林,冷笑连连。

    “其实,父亲早就立下遗嘱,由你来继承家主之位。”

    花兰看了一眼花景林,说道。

    这是花景林亲口告诉她的,之所以让她执掌花家,成为代家主,是为了激起花文涛的斗志。

    却没料到,这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花文泰和康管家一愣,都是疑惑看着花景林。

    尤其是后者,他是花景林的贴身管家,若是花景林有遗嘱立下,他应该知晓才是。

    秦浩和秦玉章也是一脸怪异。

    若当真如此,那花文涛的做法,可就太让人寒心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

    花文涛面上一愣,而后冷笑说道。

    花兰轻叹一声,走到病房的书架旁,从一处暗格中,取出来一份合同袋。

    “这是父亲立下的合同,一式两份,胡律师也有一份。”

    花兰将合同扔给花文涛,说道。

    花景林面色铁青,神情痛苦,一言不发。

    众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合同袋上。

    “不,怎么会这样?”

    花文涛打开一看,面色大变,难以置信叫道。

    合同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立他为花家家主,让花兰成为执行董事,辅佐他管理花家。

    “这……”

    花文泰愣住了。

    康管家愣住了。

    秦浩和秦玉章也愣住了。

    太出人意料了。

    花文涛煞费苦心,不惜谋杀亲父,就是为了得到花家的财产看,却没想到,一切早就在他的手中。

    “父亲,孩儿错了,孩儿一时鬼迷心窍,请您饶恕我吧。”

    花文涛神情变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涕泗横流,跪行到花景林面前,悲痛说道。

    “路,是你自己选的,与人无尤。”

    花景林无奈说道。

    “父亲,都是康管家,是他怂恿我做的,我是被迫的,我也不想这样。”

    “父亲,我是您的亲儿子,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花文涛抱着花精灵的腿,口中说个不停。

    “花文涛,你不要血口喷人,这不干我的事。”

    康管家一听,双眸一瞪,面色一红,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大叫道。

    “康源,你也跟我几十年了,我待你也不薄。”

    “原本,我为你存了五百万用来养老,却没想到,你会出卖我。”

    花景林看向康管家,痛心说道。

    三十多年了,两人一路走来,并肩作战,见证了花家从一个三流家族,成为京城一流家族。

    内心里,是把康源当做亲兄弟。

    怎么都不会想到,到头来,在他背后捅刀子的,居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和最信任的兄弟。

    “老爷,我……噗!”

    康源一听,张嘴就是一口老血,真的忍不住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

    若是,他能够好好侍奉花景林,待他百年归去,就能得到五百万养老金。

    在这一点上,花景林绝对不会骗他。

    “你走吧,从此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花景林眼睛一闭,冷声说道。

    花家三兄妹一言不发。

    秦浩和秦玉章是局外人,更不好开口。

    再说了,康源卖出求荣,谋害主子的性命,以下犯上,罪大恶极,他们也不可能为他求情。

    “老爷,康源错了,您多保重。”

    看花景林心意已决,康源跪在地上,重重磕了几个响头,转身离开了花家。

    “至于你……”

    花景林看向花文涛,犹豫不决。

    “父亲,我知道错了,我可是您的亲儿子,您就原谅我一次吧。”

    花文涛急忙说道。

    花景林神情变幻,心中也是拿不定主意。

    “养虎终成患!”

    秦玉章感慨道。

    “唉,你离开花家吧。”

    听到秦玉章的话,花景林浑身一震,摆手说道。

    “父亲,您不能啊。”

    花文涛一听,神情大变,叫道。

    花景林转过身子,任由花文涛如何哭求,都不发一言。

    花文涛看向花文泰,想让他为自己求情。

    见到花文涛投来的求助目光,花文泰也是有心无力,转无奈过头去。

    眼下,他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该死,是你们逼我的。”

    花文涛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伸手一抹,手中多出来一柄手枪,一步踏出,黑洞洞的枪口瞄准花景林的脑袋。

    事情变化太快,众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

    “快住手!”

    花兰神情一变,大叫道。

    “大哥,千万不要一错再错。”

    花文泰脸色苍白,惊叫道。

    秦玉章眉头一皱,脸上有怒火在燃烧。

    秦浩面无表情,看不清心中所想。

    “畜生,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花景林沉声喝道。

    眼眸中,最后一丝怜悯,荡然无存。

    “做什么?当然是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我的好父亲,我也不想走到这一步,都是你们逼我的。”

    花文涛冷笑着说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